留念徐志摩读后感
 
  留念徐志摩读后感(一)
 
  徐志摩的同学郁达夫在古诗词创作上的成绩超越了小说,徐志摩则在古诗的创作上申明卓着。他的第一部诗集《志摩的诗》,是继郭沫若的《女神》之后的又一座丰碑。郭沫若的诗雄壮浩荡、豪放绚丽,徐志摩的诗俊逸洒脱、明丽优美。这是由于人生阅历和头脑情绪的差别,也由于郭沫若注意主题的宏阔和力的展示,徐志摩倾慕于方式的整饬和音调的和谐。
 
  梁实秋以为徐志摩的诗歌创作源于对英诗的研讨,以为徐志摩是用中文来发明本国诗的格律装进本国诗的诗意。徐志摩的诗中确实有一些英国墨客华兹华斯、济慈、拜伦、雪莱和哈代的影子,同时法国的波德莱尔、美国的惠特曼、印度的泰戈尔也是徐志摩的洋传授。这些人让徐志摩开阔了眼界,学会了抒怀,也让徐志摩把本国诗歌方式的花朵移植到了中国。
 
  字母笔墨和中国笔墨大相径庭,泰西诗歌的音乐美表现在音步和韵脚上,和中国古诗的平仄和格律大不相反。在逃韵方面,徐志摩把本国诗的随韵、交韵、抱韵停止了大胆的实验,别的另有三随式的韵、双交韵、骈句韵、章韵、四句一韵、六句一韵、奇偶韵都被他搬返国内,在徐志摩之前恐怕没有人停止过这么多方式的实验。以是朱自清老师歌颂他:徐老师实验种种本国诗体,他的才华足以驾御这些方式,以是成果斐然。
 
  徐志摩曾说过:“我们醒悟了诗是艺术”。作为最高艺术的诗歌也不得不汲取音乐的音谐和节拍。徐志摩所了解的音节是在诗感和诗意的根底上寻求符合的音节,以期取得节拍的变革和情感崎岖的完满调和。
 
  诗歌的旋律是另一种音乐美,请看徐志摩在陪伴泰戈尔访日时期写的《沙扬娜拉—赠日本女郎》:
 
  最是那一抬头的温顺
 
  像一朵水莲花不堪冷风的娇羞
 
  道一声保重 道一声保重
 
  那一声保重里有甘美的忧虑——
留念徐志摩读后感
留念徐志摩读后感
  留念徐志摩读后感(二)
 
  春日溶溶时,我总喜好用行囊装着《诗》离开清澈的小河滨,或绿意盎然的草坪上,呼吸新颖明晰的花粉气息。坐着或躺着,战战兢兢拿出《诗》,就像警惕拿出宝贵的水晶品。掀开书页,《诗》中满是文学巨人徐志摩的点点情怀:“夜幕冥冥,思悠悠,那边是我的多情友;风扬扬,柳飘飘,榆钱斗牛,是长相忆的歌喉。”那精致的文笔,真诚的情感,使我忘却人间的虚假,丑陋,登时“变幻整天空中的一片云”或是“在半空中洒脱的雪花”,在梦想的似有若无的空间里插上党羽飞翔。
 
  “我的悲痛焉能电花似的奔驰,打动你天日悠远的魂魄;我泪洒向长风遥送,问何时能戡破存亡之门?”《志摩的诗》犹如志摩的终身,真实太丰厚。
 
  每当阒寂无声,星斗纵横,我总喜好抱着《志摩的诗》,在月华一落千丈下,在繁星装点的天井的灯光下,掀开《诗》,即是志摩在康桥写的《再别康桥》:“那河边的金柳,是旭日中的新娘——”;“月儿,复学新娘羞,把云遮住你的光艳首”;“我焉能不为他的才学而敬佩,这时传来晓风的消息”——《志摩的诗》便成了慈祥的安琪儿,他平静的望着我,挈着我的手,引领我在星云间穿越,我可以与志摩的诗,噢!不,我可以与寻求自在优美的安琪儿乘风远去,访地狱之优美。
 
  志摩的诗意韵很深,常把我带到别的的天下,但也敦促我不克不及遗忘人间的险峻,“——只剩下一片焦黄的花蕊,这年初在世不易,这年初在世不易!”志摩便是用他的笔,像鲁迅的敏锐,又带着李白的几分酒醉,把人世痛苦谱成诗篇。
 
  《志摩的诗》不断伴我生长,它教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豪迈,鼓舞我走出头脑的千山万水:“这里是古好汉的乡国,白云里投出不朽的灵光——何须这无故的凄清、怆惶?”
 
  我喜好《志摩的诗》,同等喜好志摩的情怀!我在茫茫人海中还要撑一支橹,驶向有灯塔的中央:我与《志摩的诗》的故事,另有许多许多——
 
  留念徐志摩读后感(三)
 
  徐志摩的诗既没有郭沫若的豪放,亦没有闻一多的深沉,有的是俊逸、空灵,如潺潺溪水,如月白风清。他的大局部诗作没有愤恨,没有呼吁,没有大方高歌,乃至也没有盼望和恐惊,有的只是怅惘的浅笑、沉沉的静视和对天然的留恋。他寻求的便是一种安静、调和、无抵触的美的地步,表达的便是颠末感性挑选、过滤了的情绪。他总是将那种浓得化不开的情绪赐与浓缩,以防其"杀"了诗的美感。如《再别康桥》,墨客将那种浓厚的离愁点化得浓艳、缥缈,将分手时那种繁重的心绪藏于心底,使全诗显得俊逸而空灵。"再别"本容纳着非常丰厚庞大的头脑情感,但这种庞大的情绪化为诗时,则自始至终体现出对自我的压制,对情绪的抑制。如"悄悄的"连续用了三个,宛转婉转地将墨客心头的繁重、留恋迂回地表达出来。在整个诗中,没有因难以割舍的别情而潸然泪下,更没因抱负的幻灭而号啕痛哭,洋溢全诗的只是淡淡的难过,悠悠的惜别,内含不尽之意。这正是情绪颠末感性的洗礼后所能到达的一种诗歌地步,以是有着永世的生命力。
 
  徐志摩的诗歌比拟宛转,但不流于流畅。从总体上看,虽然徐志摩在诗歌中重复吟唱其单纯的信奉:爱、自在与美,但他并非对此停止光秃秃的、粗犷的呼吁,而是将之寄予于对雪花、康河、婴儿等美妙抽象的礼赞中。《黄鹂》中第二节:"期待它唱,我们静着望,/怕惊了它。但它一展(www.lz13.cn)翅,突破稠密,化一朵彩云;它飞了,不见了,没了,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实写黄鹂,虚写墨客的觉得:感慨春光、火焰,热情,一闪即逝。把展翅飞走的黄鹂与春光、火焰、热情联络起来,显得宛转而又深沉。《山中》写"我"在庭中月下怀念山中的情人,但墨客却不间接去抒写对情人的怀念,而从对山中风景的关怀写起;不直写"我"想去见情人,而是化一阵清风,将针叶青松吹落在恋人的窗前,悄悄地不扰乱她的就寝。这种构想宛转地将对情人无微不至的体恤、甘美的思恋全都体现出来了。
 
  《再别康桥》中,墨客不婉言本人对康桥的有限蜜意和留恋,而只是恣意渲染康河的美景,只说本人甘愿"在康河的柔波里","做一条水草。"真可谓:"不着一字,尽得风骚。"
 
  1. 徐志摩
  2. 徐志摩经典恋爱语录欣赏
  3. 徐志摩《再别康桥》原文及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