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漫步念书条记(一)

  《美学漫步》是宗白华丽学论文的第一次结集出书。他在书中展现了一个美的人生和宇宙,充溢了密切感和故里感。他从一丘一壑一花一鸟中发明了“宇宙是无尽的生命”,也发明了它是“平整的天下,圆满的调和”。英国墨客勃莱克的“一花一天下,一沙一天国”便是这种描绘的最风景的诗句。没有一种以天地为庐而又悠悠自足的广博情怀,没有一种能澄情以观道的空明澄澈,是不行能发明这种生动与清和的美的一致。而他好像十拿九稳地意会到了美的神韵,如在拈花浅笑间顿悟了统统声光,颜色和抽象中奇妙博识的律动和睦韵。

  中国人讲“真假相生,天人合一”的头脑,“于空寂处见盛行,于盛行处见空寂”,从而取得关于“道”的体悟,“唯道集虚”。这在传统的艺术中失掉了充沛的表现,因而中国现代的绘画,倡导“留白”、“布白”,用空缺来体现丰厚多彩的想象空间和博识深广的人买卖味,表现了包纳万物、吞吐统统的胸襟和情怀。宗白华用翔实丰厚的例子,提出了中国诗画、书法所体现的虚空要素以及今后构成的宇宙认识,他以为“以追光蹑影之笔,写通天尽人之怀”是中国艺术最初的抱负和最高的成绩。他在我们眼前伸展开了一幅幅优美的画卷,带我们去玩味现代名画的内蕴,画家所写的天然生命,会合在一片虚空之上。空中则荡漾着“视而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的“道”,在这片虚空上的一草一木,一鸟一虫,一山一水,都负载着无尽的深意。《美学漫步》让我们体悟到中国画的“气韵生动,迁得妙想”之精华。前者是说一幅画要涌动着宇宙万物的“气”的节拍、调和,给人一种音乐感;而“迁得妙想”则是通往“气韵生动”的途径。所谓迁得妙想,便是发扬本人的艺术想象,用本旨去体会外物的内涵肉体,把本人的想象迁入外部,颠末一番迂回,才可掌握工具的真正特质和肉体

  这种对“辉煌光耀之后归于平庸的清爽浓艳之美”的寻求,表现了宗白华心田深沉孤寂之感。在古代文明高度高度兴旺下,人们的传统文明和生命肉体日益丢失,彷徨于这种抵牾的担心和苦痛的边沿,宗百华悲怆地喊出“中国文明的优美肉体往那边去?”他重复提示国人要认识到古代肉体的颓丧题目,这正是他作为一个孤单的魂魄对生命收回的呼吁与呼唤,他把他的这种孤单的探究和岑寂的考虑引入了美学范围,集体生命的孤单和落寞,在抱负的自在艺术之境中完全可以转化为对生命的讴歌和寻求。经过艺术对兽性本真的追随,他的孤单落寞失掉了彻底地发泄,只要在如许的地步中,人才干真正找到肉体的故里,前往肉体的故土,抚平心田的伤痛,慰藉素日孤寂的魂魄。

  《美学漫步》让我失掉了一种生存情味和审美方法,伴着翰墨的幽香,细细体会,宗白华那自在孤寂的魂魄,崇高清真的品德魅力,在寻求美的路途上指引着我,让我丢弃急躁的世俗,向美学森林的深处迈进。合上书,闭上眼,书的余香犹存,而我脑海里显现的,是一个“皎皎明月,仙仙白云,鸿雁高翔,缀叶如雨”的冲淡幽静地步。


  美学漫步念书条记(二)

  在《美学漫步》一书中,作者宗白华对审美景象的代价天性停止了深化发掘。作者从人的实质与代价的实质动手,论证了审美运动实质上是一种代价运动的头脑,论证了作为审美景象的“美”与代价景象的相干性与实质联络,作者令人服气地将审美界定于代价范围内。作者在夸大审美景象的肉体性和文明性的同时指出,“审美的机密能够隐蔽于主体客体的干系之中,体现于那可感觉、可体会的意义、意蕴、意味之中。它是一种特别的代价形状。”

  读宗老师的《美学漫步》,感触劈面而来的生命气味,是生命的节拍和对人生的关心。就像刘小枫总结的:“作为美学家,宗白华的根本态度是探寻使人生的生存成为艺术品似的发明……在宗白华那边,艺术题目起首是人生题目,艺术是一种人生观,‘艺术式的人生’才是有代价、故意义的人生。”

  当我们用审美的目光看学问时,学问已不再是学问,而是艺术,是人生。


  美学漫步念书条记(三)

  渐渐合上《美学漫步》一书,闭上眼,书的余香犹存,而我脑海里显现的,是一个“皎皎明月,仙仙白云,鸿雁高翔,缀叶如雨”的冲淡幽静地步。

  这部书是宗白华丽学论文的第一次结集出书。宗白华是五四新文明大潮冲出的新一代学人,从前曾留学欧洲,脚印踏及艺术之都巴黎。20年月他出书过诗集,他原本是个墨客。青年时期对生命生机的爱慕赞誉,对宇宙人生的哲理深思,不断伴他前行,也组成了他美学篇章的特征。这个集子里的文章,最早写于1920年,最晚作于1979年,真实是宗白华终身关于艺术阐述的较为详备的文集。他没有构建什么美学体系,只是教我们怎样欣赏艺术作品,教我们怎样树立一种审美的态度,直至构成艺术的品德。而这正是中国艺术美的肉体地点。宗白华曾在集子里这些文章相称精确地掌握住了那属于艺术实质的工具,特殊是有关中国艺术的特性。因而,阅读这部书籍身,便是一种艺术的享用,作者用抒怀化的言语引领我们停止艺术的欣赏。

  在他之前,也有许多艺术家也曾开掘过如许的美,但是都无法像他那样注意灌输一种极端深沉挚厚的品德生命的盲目,如许一位源生于传统文明、弥漫着艺术灵性和诗情、深得中国美学精华的巨匠以及他漫步时低低的脚步声,在现今大概难以再现了。但是怎样在日益告急的同化天下里,坚持住人世的诗意和生命的神往,不正是古代人所要存眷的一个题目吗?而《美学漫步》恰好能给我以这方面的启示。

  宗白华丽的态度是超然的,又是世俗的。他在书中展现了一个美的人生和宇宙,充溢了密切感和故里感。他从一丘一壑一花一鸟中发明了“宇宙是无尽的生命”,也发明了它是“平整的天下,圆满的调和”。英国墨客勃莱克的“一花一天下,一沙一天国”便是这种描绘的最风景的诗句。没有一种以天地为庐而又悠悠自足的广博情怀,没有一种能澄情以观道的空明澄澈,(www.cnk6.com)是不行能发明这种生动与清和的美的一致。而他好像十拿九稳地意会到了美的神韵,如在拈花浅笑间顿悟了统统声光,颜色和抽象中奇妙博识的律动和睦韵。

  中国人讲“真假相生,天人合一”的头脑,“于空寂处见盛行,于盛行处见空寂”,从而取得关于“道”的体悟,“唯道集虚”。这在传统的艺术中失掉了充沛的表现,因而中国现代的绘画,倡导“留白”、“布白”,用空缺来体现丰厚多彩的想象空间和博识深广的人买卖味,表现了包纳万物、吞吐统统的胸襟和情怀。宗白华用翔实丰厚的例子,提出了中国诗画、书法所体现的虚空要素以及今后构成的宇宙认识,他以为“以追光蹑影之笔,写通天尽人之怀”是中国艺术最初的抱负和最高的成绩。他在我们眼前伸展开了一幅幅优美的画卷,带我们去玩味现代名画的内蕴,画家所写的天然生命,会合在一片虚空之上。空中则荡漾着“视而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的“道”,在这片虚空上的一草一木,一鸟一虫,一山一水,都负载着无尽的深意。同时,他还提出,中国绘画中每每可以感触线条的力气,活动的线条是最富美感的,以是现代人经常把形体转化为飞动的线条,这便是我国现代绘画带有舞蹈意味的缘由,敦煌壁画《飞天》很好阐明了这一点。正是由于注重线条,我们看到了“翰墨”关于作画的紧张。翰墨技法体现在“骨力、骨法、节气”上,“骨”便是翰墨落纸无力,突出从外部收回的一种力气。这是和中华民族的民族时令、骨节相反的因而我们见得每一幅国画都有一种巩固的抽象构造和坚决的内涵生命力气。我们应该透过“骨”去明白“风”,这才干失掉享不尽的愉悦之感。《美学漫步》让我们体悟到中国画的“气韵生动,迁得妙想”之精华。前者是说一幅画要涌动着宇宙万物的“气”的节拍、调和,给人一种音乐感;而“迁得妙想”则是通往“气韵生动”的途径。所谓迁得妙想,便是发扬本人的艺术想象,用本旨去体会外物的内涵肉体,把本人的想象迁入外部,颠末一番迂回,才可掌握工具的真正特质和肉体。

  说到修建和园林,我想前立即会显现出气魄雄伟澎湃的紫金城、颐和园;宛转温婉的苏州园林暴风骤雨下的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欣赏中国现代的修建,假如不明白中华民族的飞动之美和空间艺术,是不会深入的。飞动之美不只表现在绘画、雕琢上,还体现于修建园林之上。只需看看北京几大宫殿中的装饰:飞扬的龙、愤恨的猛兽、展翅的鸟雀、扑翼的凤凰、转来转去的蛇、伸着脖子的白鹭、孤苦伶仃的仙鹤、相互嬉戏的山公、另有神仙、玉女飞天的场景和妖妖怪怪狰狞鬼脸……就能充沛感觉到我们民族人们心田涌动的生命生机,那典范的“飞檐”,不便是最好的阐明吗?宗白华还深入地剖析了中国修建的空间认识,他说中国人注意“可游,可行,可望,可居”,而“可望”是最紧张的,由于无论“游”、“行”、“居”都是为“望”效劳的,以是我开端明确了中国的窗、亭、台、楼、阁、廊在园林修建中的紧张脚色,它们组成了“望”的途径。窗子使其表里发作了交换。一扇窗就如一幅画框,窗外的风光组成了框内的图画,而且它总是变化不居的。在窗内任何一个角度看窗外,都市失掉差别的风景,这异样也表现在亭台楼阁廊上。中国人喜好设亭台楼阁,喜好设窗,是和许久以来的民族审美传统分不开的,独坐窗前、独倚亭边、独行廊中,都市让本人的视以为到一次很好的游览和抓紧,让我们从各个角度在大天然里品尝变革万千的韵致和优美。

  中国从六朝以来,艺术抱负的地步便是“澄怀欢道”,在拈花的浅笑里色相中奇妙至深的禅境。“澄观二心而腾踔万象,是意境发明的始基,鸟鸣珠箔,群花百落,是意境体现的圆成。”这便是他寻求的“禅”的心灵形态,便是“出水芙蓉”的至高意境之美。在幽静、天然奇丽中生发,发生“生机远出”、“妙造天然”、“清真心爱”的情绪体验,正如温婉的玉,辉煌光耀至极归于平庸。“出水芙蓉”是宗白华的一种在深度上寻求人的生命本真和天然本真的意境发明,为了到达他艺术和人生的至高清纯地步,体现了他关于生命的考虑和探究,对人“真性”的发掘体悟。

  这种对“辉煌光耀之后归于平庸的清爽浓艳之美”的寻求,表现了宗白华心田深沉孤寂之感。在古代文明高度高度兴旺下,人们的传统文明和生命肉体日益丢失,彷徨于这种抵牾的担心和苦痛的边沿,宗百华悲怆地喊出“中国文明的优美肉体往那边去?”他重复提示国人要认识到古代肉体的颓丧题目,这正是他作为一个孤单的魂魄对生命收回的呼吁与呼唤,他把他的这种孤单的探究和岑寂的考虑引入了美学范围,集体生命的孤单和落寞,在抱负的自在艺术之境中完全可以转化为对生命的讴歌和寻求。经过艺术对兽性本真的追随,他的孤单落寞失掉了彻底地发泄,只要在如许的地步中,人才干真正找到肉体的故里,前往肉体的故土,抚平心田的伤痛,慰藉素日孤寂的魂魄。

  《美学漫步》让我失掉了一种生存情味和审美方法,伴着翰墨的幽香,细细体会,宗白华那自在孤寂的魂魄,崇高清真的品德魅力,在寻求美的路途上指引着我,让我丢弃急躁的世俗,向美学森林的深处迈进。

  1. 环球通史念书条记
  2. 孙子兵书念书条记
  3. 党章念书条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