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蜀人赠扇记

—— 问我乐不思蜀吗?不,我思蜀而不乐


       十八根竹骨旋开成一把素扇

  那清瘦的蜀人用浑圆的字体

  为我录一阕〈临江仙〉,金人所填

  辗转托海内的冤家代赠

  说供我“聊拂残暑”,看题名

  日期是寅年的立秋,现在

  历书说,白露都开端降了

  挥着扇子,问风,从那边吹来?

  从西子湾头吗,照旧东坡的故土?

  瞭望海峡,中原何尝有一发?

  认真,露,从彻夜白起的吗?

  而月,认真来处更清楚?

  原非蜀人,在抗战的年月

  当太阳旗遮暗了中原的太阳

  夷烧弹闪闪炸亮了重庆

  川娃儿我却做过八? 挖过地瓜,抓过田鸡和萤火

  一场骤雨当时,拣不完美地

  银杏的白果,像温顺的桐油灯光

  烤出香熟的哔哔剥剥

  夏夜的黄葛树下,一把小葵扇

  悄悄摇撼满天的星斗

  在我少年的盆地嘉陵江照旧

  昼夜在奔腾,应声隐隐

  犹如四声沈稳的川话

  四十年后仍流在我齿唇

  四十年后每一次听雨

  滂湃落在屋后的寿山

  那一片声浪仍像在巴山

  君问归期,布谷都催过几多遍了

  海峡寥寂仍未有归期,好似

  九百年前,隔着另一道海峡

  另一位墨客望白了须发

  想当日,苏家的游子出川

  乘着混茫的大江东去

  滔滔的浪头永久不转头

  而我入川才十岁,出川已十八

  异样的滚滚送我,穿过巴峡和巫峡

  异样是再也回不了头,再转头

  另有岸吗,是怎样的对岸?

  挥着你手题的细竹素扇

  在北回归线更向南,夏炎未残

  说什么冰肌玉骨,自清冷无汗

  对着货柜船远去的台海

  深深念一个山国,没有海岸

  敌机炸后的重庆

  文革劫罢的成都

  少年时我的天赋

  剑阁和巫峰锁住

  问昔日的蜀道啊行路有多难?(www.cnk6.com)

  1. 余光中散文_余光中的诗
  2. 余光中的诗
  3. 余光中:听听那冷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