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每回归纳综合
 
  第一回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仁宗嘉右三年,瘟疫盛行,洪太尉奉天子命前去江西信州龙虎山,宣请嗣汉天师张真人来朝禳疫。洪太尉上山求见天师不可。回至方丈,掉臂众羽士劝止,翻开“伏魔之殿”,放出妖魔,遂致大祸。他付托从人,遮盖走妖魔一节,假报天师除尽瘟疫,失掉仁宗恩赐。
 
  第二回王教头私走延安府九纹龙大闹史家村高俅与端王(厥后的徽宗)结识。被选拔为殿帅府太尉,对曾打翻他的王升的儿子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实施抨击。王收支走延安府,在史家村给史进教枪棒。史进因擒少西岳陈达而和朱武、杨春相识往来。华阴县中秋夜来史家村捉拿弄月饮酒吃肉的史进并少西岳三豪杰。
 
  第三回史太郎夜走华阴县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三头领杀退县衙之兵,去延安寻觅徒弟王进,与鲁提辖在渭州潘家旅店相遇。鲁达救济金翠莲父女,打去世郑屠。
 
  第四回赵员外重参文殊院鲁智深大闹五台山鲁达出逃代州雁门县,金老半子赵员外送他去五台山,做僧逃难。鲁达晚不坐禅,饮酒打人。打造关王刀一样的戒刀和禅杖。假借过往和尚名义饮酒吃狗肉,在半山拽拳使脚,打坍亭子,打碎金刚,要烧庙宇,回寺吐逆,给禅和子嘴里塞狗腿,搞得各人卷堂而散。监寺、都寺遣众人来打,鲁达趁酒醉大闹一场,被长老喝住。
 
  第五回小霸王醉入销金帐花僧人大闹桃花村长老赠智深四句偈言,智深去东京大相国寺讨职事僧做。在桃花村为刘太公排除逼婚之忧。假扮太公小女,打了来庄逼亲的桃花山二头领周通,大头领李忠为二头领打仇,与鲁达相认。李忠、鲁达、刘太公三人到桃花山聚义厅,休了婚事。智深趁李忠、周通下山虏掠金银给他,自拿盗窟金银,从后山滚下而去。
 
  第六回九纹龙剪径赤松林鲁智深火烧瓦罐寺在庙宇上了假扮羽士僧人,实则摧毁庙宇,养女吃酒的崔道成和丘小乙确当,二次复回,被二贼击败,到赤松林,遇到剪径的史进,二次再回庙宇,打去世崔、丘二贼,烧了瓦罐寺。投大相国寺管菜园,被一帮地痞解围。
 
  第七回花僧人倒拔垂杨柳豹子头误入白虎堂花僧人力服波皮,从地痞买酒牵猪请鲁智深。智深连根拔直垂杨柳,众地痞惊服。智深还席,为众地痞使禅杖,林冲瞥见喝彩,两人结为兄弟。高太尉螟蛉之子高衙内调戏林冲之妻。林冲见是高衙内,固然末路怒,但忍了。智深来助,林冲忍让。高衙内怀念林妻,富安和林冲挚友陆虞候陆谦出卖冤家,请林冲去吃酒。高衙内却哄林妻到陆虞候家调戏,林冲闻讯赶到,衙内逾窗而逃。老都管引陆谦、富安见高太尉,定下陷害林冲的计谋。林冲中计被擒。
 
  第八回林教头刺配沧州道鲁智深大闹野猪林林冲被押开封府。当案孔目孙定与府尹将林冲刺配沧州。陆虞候打通防送公人董超薛霸,要于途中杀害林冲。薛霸、董超一起上千般折磨林冲。在野猪林,薛、董将林绑在树上,阐明高太尉陆虞候教唆他俩陷害林冲的根由。两人要用水火棍打去世林冲。
 
  第九回柴进门招天下客林冲棒打洪教头鲁智深在野猪林救了林冲,林冲叫鲁智深不要打董薛二人,与鲁智深辨别后,离开柴进庄上,遭到柴进厚遇。与洪教头交锋取胜。离开沧州,用钱打通差拨管营,又得柴大官人遗书信照看,免挨一百杀威棒,还开了枷,派去天王堂当把守,林冲深感“有钱可以通神。”
 
  第十回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陆虞候火烧草料场陆虞候再次设计陷害林冲,曾被林冲救过命的东家人李小二向林冲陈诉了音讯,林冲怒寻陆谦不遇。管营派林冲管草料场,欲烧去世林冲。林冲杀去世了差拨,富安,陆谦。林冲在一庄上烤衣讨酒,打散庄客,醉倒雪地,被庄客捉住。
 
  第十一回朱贵水亭施号箭林冲雪夜上梁山林冲被捆至柴进庄暂住。讼事追捕甚急,柴进周济他去梁山。在旅店吃酒时乘酒兴赋诗一首。发抒对高俅的不满,体现对将来的向往。与朱贵相识,被船接去梁山泊。王伦出于妒忌民气,先不愿收容。后要林冲拿“报名状”来,林中下山等了两天,第三日等得一人,倒是杨志。
 
  第十二回梁山泊林冲落草汴都城杨志卖刀王伦想要杨志在山,以管束林冲,杨志不从,只得让林冲坐了第四把交椅。杨志乃杨令公之孙,因丢了花纲石,想补殿帅职役,被高俅批倒赶了出来。缠盘用尽,便卖宝刀。遇到地痞牛二,在理取闹,杨志性升引刀杀了牛二,被开释于去世囚牢中。众人见他为东京街除了牛二这害,多方周济。又被送北京台甫府留守司充军。留守梁中书见杨大喜想经过演武试艺,提拔杨志。
 
  第十三回急前锋东郭争功青面兽北京斗武杨志枪胜周谨,箭胜周谨。又与索超相斗,不分输赢,两人都被封为管军提辖使。梁中书与夫人商量收购十万贯礼品玩器,选人上京去庆祝蔡太师生日。朱仝、雷横巡捕贼人,在东溪村边的灵官庙里捉住赤发鬼刘唐。
 
  第十四回赤发鬼醉卧灵官殿晃天五人义东溪村晃盖设计救了专门访问他的刘唐,以甥舅相称,瞒过雷横。又送雷横银两。刘唐向晃盖说知梁中书要用十万不义之财买来金珠宝物庆祝蔡京生日,“取之何碍。”晃盖曰:“壮哉。”叫他歇息,从长讨论。刘唐去赶雷横,要追回晃盖送的银两,与雷两扑刀相斗,吴学究铜链相隔,晃盖赶来劝住。晃,吴,刘三人讨论智取梁中书不义之财。
 
  第十五回吴学究说三阮撞等公孙胜应七星聚义吴用向晃盖,刘唐引见三阮。并连夜动身行百二里地,离开梁山泊边的石碣村。阮氏三弟兄充溢对官府之满;而对梁山泊豪杰则生倾慕之情。吴用顺水推舟,说转三阮。六豪杰在晃家庄设誓化纸;公孙胜强求会晤晃盖,与晃盖说知取不义十万贯之财的事。
 
  第十六回杨志押送金银担吴用智取生辰纲七星聚义,在黄泥冈东十里路的愉逸村白胜处立足。梁中书要杨志送宝,杨志不要大张旗鼓,而要扮做客商。并要老都管、两个虞候都听他的,不要在路上闹别扭。一行十五人,出北都城,取大路往东京进发。正是五六月气候,炎热难行,军汉倒地。七个豪杰装做贩枣子的小本掮客人,白胜装做卖酒的,八人使计用蒙汗药药倒众军汉,老都管,老虞候。杨志喝得少,起得早,要跳冈自尽。
 
  第十七回花僧人单打二龙山青面兽双夺宝珠寺杨志不忍自尽,下冈而去。做制使失了花石纲,做提辖又失生辰纲,只好投二龙山落草。鲁达杀去世郑龙在二龙山落草。都管,厢禁军回京谎报杨志勾搭贼人,盗走珠宝,梁中书见告蔡京。蔡京下令府尹捉拿贼人。府尹责成缉拿青鸟使何涛限旬日捉拿贼人上京,何涛为之懊恼,兄弟何清向他说出了晃盖与白胜。
 
  第十八回美髯公智稳插翅虎宋公明私放晃天王何涛、何清兄弟到府尹起诉,拿来白胜,搜出脏物。何察看等人于郓城县捉拿晃保正,遇到押司宋江。宋江稳住何涛,飞报晃盖。捉拿晃盖的朱仝、雷横放了晃盖。何涛回禀府尹,带人捉拿三阮。
 
  第十九回林冲水寨大并火晃盖梁山小夺伯何涛率领官兵捉拿三阮,何涛被割耳放走。众豪杰上梁山,王伦妒忌,不愿收容,吴用计激林冲火拼王伦。林冲仗义,杀去世五伦,吴用要林冲坐第一把交椅,林冲辞之。
 
  第二十回梁山泊义士尊晃盖郓城县月夜走刘唐林冲推晃盖为首,吴用,公孙为辅,本人坐了第三把交椅。吴用施计,大北官兵,捉拿黄安,得了不少人马船只,获财物金银有数。目标救白胜谢宋江。宋江济阎婆之困,阎婆为谢宋江,把女儿婆惜与宋江作妻。婆惜与张三通奸。刘唐持金谢宋江,宋江收晃盖谢书。
 
  第二十一回虔婆醉打唐牛儿宋江怒杀阎婆惜阎婆硬逼宋江与女和洽。未成,宋江欲给王公棺材钱,发明招文袋忘在家中,招文袋里有晃盖书信和谢金。回抵家里,为婆惜陪话婆惜不给招文袋,以讼事相逼,宋江将刀杀之。阎婆骗宋江至衙门起诉,众公人不捉拿宋江。唐牛儿又来离隔阎婆,宋江逃脱。
 
  第二十二回阎婆大闹郓城县,朱仝义释宋公明知县想保护宋江,只把唐牛儿问罪;阎婆再三哭闹,知县差朱仝,雷横捉拿宋江。宋江藏于家中,朱仝故意放走;雷横不捉拿宋太公。两人只抄宋江和父亲隔绝干系的执凭公牍回县回话。宋江与兄弟宋清到柴进庄上规避,撞见正发疟疾烤火的武二郎,武松正要在病好后去访问他。
 
  第二十三回横海郡柴进留宾景阳冈武松打虎武松被宋江惊出一身汗,疟疾好了。武松要回到到清河县看望哥哥,宋江兄弟两个特地相送,与武松完毕兄弟。武松到阳谷县空中。在景阳冈打去世猛虎。知县赏钱一千贯,武松把钱散与猎户。知县提拔武松为步卒都头。
 
  第二十四回王婆贪贿说风情郓哥不忿闹茶楼武松遇到哥哥武大郎。行至家中,与潘弓足相见。弓足顿生邪心,调戏武松,被武松臭骂一顿。弓足反咬武松调戏她。武松要去东京出差,向哥嫂告别,遭到嫂嫂冷骂。只劝哥哥循规蹈矩。武大只按武松所说行事。西门庆偶见弓足,一日三进王婆门,王婆贪贿说风情。郓哥到王婆家寻西门庆看透构造,报知武大。
 
  第二十五回王婆计啜西门庆淫妇药鸩武大郎郓哥与武大设计捉奸,武大被打卧床,王婆设计陷害武大。弓足用砒霜毒去世武大。西门庆心胸鬼胎,宴请团头何九叔,何疑之,看了弓足并武大尸体后惊倒。
 
  第二十六回偷骨殖何九叔执绋供人头武二郎设祭何九叔假昏,听夫人言,收下武大骨殖并西门庆给的十两银子。武松回家,引何九叔,郓哥到县府起诉,知县得了西门庆行贿,把武松驳了返来。武松酒请四邻,寻下淫妇、王婆供词,挖了弓足心肺五脏,割下狗头,又到狮子楼把西门庆倒跌街心割下头来,并弓足头一处供于武大灵前。
 
  第二十七回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武松告官,府尹送他到东平县,陈府尹给他减了罪,解赴武松到孟州交割。中途遇母夜叉孙二娘,没有喝其蒙汗药酒,伪装昏去世,二娘来拖,就势按她在地下。菜园子张青出来排除了误解。
 
  第二十八回武松威镇安平寨施恩德夺快活林张青要做翻两个公人,引武松去二龙山落草。武松不教损伤两个公人。离开东平府,不自动给差拨受贿,愿挨一百杀威棒。多亏施恩相助,未遭杀威棒、盆吊、土布袋之刑。小管营施恩厚遇武松,言说要他将息半年三五个月,有事相央。武松听了不吃酒。去天王堂前把那三五百斤重的石头只一撇,打下地里一尺来深,又掷起,离地一丈来高,神力惊人。
 
  第二十九回施恩重霸孟州道武松醉打蒋门神施恩通知武松与蒋门神抢夺快活林得胜一事,武松要立刻为施恩报恩,并与施恩结为兄弟。武松喝了很多酒,离开快活林,在“河阳风月”酒坊将蒋门神夫人丢进酒缸。给蒋门神使了个玉环步,鸳鸯脚,打得蒋门神讨饶。
 
  第三十回施恩三入去世囚牢武松大闹飞云浦蒋门神把快活林旅店时还旧主施恩。施恩敬重武松,重霸快活林。张都监请武松来家,酒肉相待。灌醉武松,设计擒拿,教唆知府将武松下入去世囚牢里。施恩给康节级、叶孔目各一百两银子,以保武松性命。武松被脊杖二十刺配恩州牢城。半路施恩送衣送吃,备说蒋门神复夺快活林之事,在飞云浦,武松杀去世四个公人,奔孟州城里来。
 
  第三十一回张都监血溅鸳鸯楼武行者夜走蜈蚣岭武松在鸳鸯楼,杀去世蒋门神、张团练、张都监,连夜越城而走。孟州知府着人缉拿武松,张青引见武松到二龙山宝珠寺鲁智深、杨志处去。孙二娘母夜叉教武松装扮成行者,事先离开蜈蚣岭,与庵里假扮出家与女人谐谑的老师斗将起来。
 
  第三十二回武行者醉打孔亮锦毛虎义释宋江在蜈蚣岭杀了霸道人。救了张太公众女儿,离开白虎山孔太公庄上,为讨酒肉,打了孔亮。跌进溪里,醉中被孔明孔高捉拿,却被在此庄上寓居的宋江陷害。武松表现要去二龙山落草,“他日不去世,受了招抚。”宋江鼓舞他归顺朝廷青史留名。宋江夜来清风山,与燕顺、王矮虎、郑天寿相会。王矮虎,劫一妇人到本人房中,宋江问明是花荣同寅刘高的老婆,便膜拜在地,要王英放她归去,并许下日后与王英娶一个老婆的信誉。
 
  第三十三回宋江夜看小鳌山花荣大闹清风寨宋江投花荣处,劝花荣与刘知寨和洽。元宵佳节,宋江月夜鳌山前观灯,刘知寨夫人指他为贼,刘知寨派人捉了,花荣带人救回宋江。宋江当晚去清风山规避,又被刘高所捉,青州府慕容知府派镇三山去刘高处押来宋江,黄信与刘高设计骗花荣到清风寨内,和宋江一同解青州府来。
 
  第三十四回镇三山大闹青州道轰隆火夜走瓦砾场清风山三豪杰燕顺,王英,郑天寿拦路打败黄信,抢回宋江,花荣。慕容知府派秦明来清风山,秦明跌入陷马坑被生擒。众豪杰挽留,秦明不愿背负朝廷,离开青州,慕容知府不开城门,言说昨夜秦明引人打城杀人,并把秦明老少头割了拿给秦明看。秦明只好退回。宋江、花荣阐明这是要秦明执迷不悟的计谋。宋江把花荣的妹妹许与秦明。秦明单骑来清风寨,说转黄信入伙。
 
  第三十五回石将军村店寄书小李广梁山射雁传说朝廷要来征剿,宋江要各人去梁山泊入伙。中途宋江收到宋清乡信,知父病丧,在本墟落口张社优点听到老父不去世,痛骂兄弟写假书信。宋太公阐明怕宋江落草,做个不忠不孝的人,因而叫石勇捎书去叫他回。宋江拜了父亲,当晚即被新来都头赵能赵得团团围定。
 
  第三十六回梁山泊吴用举戴宗揭阳岭宋江逢李俊宋江自动就缚,被刺配江州牢城,宋太公相送,教宋江不行入伙,免做不忠不孝之人。不料中途被刘唐截住,宋江借刀自刎,不肯落草,严尊父教,揭阳岭在李立旅店被蒙汗酒麻翻。在扬子江撑船为生的李俊赶来相救,李立劝他不要去江州,宋江不愿。在揭阳镇上赞助卖膏药的薛永,被一大汉所打。
 
  第三十七回没遮拦追逐实时雨船火儿大闹浔阳江张艄公(张横)救宋江过浔阳江,在江心简直被谋财害命,李俊赶忙来相救。与揭阳一霸穆弘穆春相见。宋东来江州府,蔡九知府(蔡太师第九子)当厅。管营着宋江做了誊写文案的人。
 
  第三十八回实时雨会神行太保黑旋风斗浪里白条戴宗向宋江讨取老例银,宋江不给,取出吴用书信,与戴宗相认。宋江与戴宗部下的小牢子李逵相见。李逵拿了宋江十两银子去赌,输了不认账,抢走他人的银两。宋江把银子还给小张乙,并给了被李逵所打之人的将息款。宋江、戴宗、李逵三人上琵琶亭,宋江热情招呼李逵吃肉饮酒,李逵因放走活鱼,被张顺淹得半去世。宋江叫戴宗拿出张横书信,喝住张顺,救了李逵。
 
  第三十九回浔阳楼宋江吟反诗梁山泊戴宗传假信宋江离开浔阳楼自饮自吃,吟反诗两首。有为军通判黄文炳于浔阳楼上发明宋江反诗,蔡九知府下令捉拿。宋江装疯。蔡九知府闻知是近疯,把宋江下到去世囚中,派戴宗去东京陈诉蔡太师。戴宗被朱贵领上梁山泊,吴用教戴宗赚萧让(书法家)金大坚(雕琢家)上山,编造蔡京回书。
 
  第四十回梁山泊豪杰劫刑场白龙庙好汉小聚义黄文炳道破假回书上漏洞,戴宗被打成招,下进牢里,斩首之日,梁山豪杰及李逵来救,李逵不分官兵黎民,举斧乱砍,晃盖喝止不听。二十九条豪杰在白龙庙聚义。
 
  第四十一回宋江智取有为军张顺生擒黄文炳众豪杰大北江州官军,到穆太公庄上饮酒。宋江发起攻击有为军,派侯健、薛永、白胜去城内做内应。石勇、杜迁扮为托钵人在城门左右潜伏。用火烧了黄文炳的家。拿走银钱。黄文炳从江州回家,在船上被李逵,张顺擒拿。李逵割黄文炳的肉给众领下酒吃。宋江表现执迷不悟入伙落草。晃盖坐第一把交椅,李逵提出要晃盖当大天子,宋江当小天子。
 
  第四十二回还道村受三卷天书宋公明遇九天玄女宋江不听晃盖劝阴,回家搬取老父,被官军追逐,进还道村遁迹,在玄女庙神橱里规避。九天玄女用酒、枣相待宋江,又赐三卷天书,赠四句诗。天明欲回。李逵来救,晃盖又派人接宋太公上山,与宋江相会。公孙胜要回家搬母,李逵也要回家搬母。
 
  第四十三回假李逵剪径劫单人黑旋风沂岭杀四虎李逵回家搬母,途中遇李鬼冒名本人剪径掠夺,未杀,给银十两。后知上当,杀了李鬼,李鬼妻逃脱。回家见娘,娘双目失明,李骗娘说做了官,接娘享用。哥哥李达回家,戳穿李逵机密,并去富翁家要领人捉拿李逵。李逵给他留下一锭大银走了。李达领人亦不去赶。背娘至沂岭,给娘打水,娘被虎吃,连杀子母四虎,被众猎户迎至曹太公庄上,被李鬼妻子认出,曹太公设计灌醉,陈诉知府。朱贵朱富救得李逵性命,李逵杀了曹太公、里正及李鬼妻子。
 
  第四十四回锦豹子小径逢戴宗病关索长街遇石秀晁、宋、吴派戴宗往蓟州看望公孙胜,中途遇见公胜引荐上梁山的杨林;在饮马川遇见邓飞、孟康。又与铁面貌目裴宣相见。戴宗、杨林离开蓟州城未找见公孙胜。一日遇见杨雄与张保厮打,搏命三郎石秀助杨雄赶走张保。二人结为兄弟,杨雄引见石回家与新娶未亡人潘巧云相见。戴宗、杨林寻公孙胜不见,回饮马川同斐宣、邓飞、孟康等人一同上梁山。潘公、石秀开肉铺。
 
  第四十五回杨雄醉骂潘巧云石秀智杀裴如海潘巧云与报仇寺僧人裴如海交往。石秀发明,与杨雄设计捉拿裴、潘。杨雄酒醉回家痛骂潘巧云,潘巧云诬害石秀调戏她。杨雄疑心石秀,石秀相辞而去,住在旅舍,五更捉住知情的胡道人,问明底里,杀了胡道,扮做胡道杀了裴如海。自去旅舍睡觉。
 
  第四十六回病关索大闹翠屏山拚使三火烧祝家店杨雄悔误,与石秀到翠屏山杀了潘巧云,和来古坟掘觅工具的鼓上蚤时迁一同,要去梁山泊。三人来郓州空中的祝家店吃酒,听到店中小二哥引见了祝家庄的状况。石秀讨刀得逞,时迁又偷了报晓的鸡来下酒,小二哥发明,叫出几条大汉,被石秀、时迁打跑了。石秀纵火烧了旅店,半路被庄客追逐,时迁被挠钩拌倒擒拿了。杨雄、石秀在一旅店遇见曾被杨雄救过命的杜兴。
 
  第四十七回扑天雕双修存亡书宋公明一打祝家庄杜兴引见祝家庄、扈家庄、李家庄三家誓盟,共拒梁山的状况及李家庄主扑天雕李应。李应修书去祝家庄取时迁,被祝氏三杰臭骂一顿,扯了书函。李应与祝彪在独龙冈前比武,被祝彪命中臂膀,杨雄,石秀回梁山泊搬兵。宋江带两路人马,到独龙山前安寨,派石秀,杨林去看途径,石秀在旅店遇到钟离老人,问了盘陀路,方知遇见白杨树便转弯才是生路,不然都是绝路。杨林因不知盘陀路被捉。宋江不见石秀、杨林,急于救人,杀奔祝家庄来,中计被围。
 
  第四十八回一丈青单捉五矮虎宋公明二打祝家庄宋江迷了盘陀路,石秀阐明遇见白杨林转弯的原理,并阐明烛灯为号的机密,花荣射灭烛灯,使敌伏兵慌张,方逃出去,镇三山黄信被捉。杨雄出主见去会李应。李应不见宋江;杜兴阐明三庄缔盟状况,表明防御工夫宜昼不宜夜,攻门宜夹攻不宜只攻前门等。宋江引三路兵离开独龙冈前。两路兵把住祝家庄前后门。一丈青扈三娘捉了王矮虎。林冲捉了扈三娘。晁盖派吴用前来助战,宋江表现破敌决计。吴用献计。
 
  第四十九回解珍解宝双越狱孙立孙新大劫牢毛太公毛仲仪赖解珍解宝打去世的山君,又打通了包节级,关键去世兄弟二人,登州戎马提辖孙立及孙新、顾大嫂、邹渊、邹润等劫牢报恩,投靠梁山,适逢宋江两打祝家庄得胜,愿作内应,以此功作为入伙之礼。
 
  第五十回吴学究双掌连环计宋公明三打祝家庄扈家庄扈成牵牛担酒,来讨扈三娘。宋江、吴用要求他不要帮忙祝家庄。孙立扮做对换来郓州扼守的登州提辖,与栾廷玉及祝朝奉、祝氏三杰相见。并捉得石秀,获得信托,作为内应,杀去世祝氏三杰;李逵烧杀了扈家庄。宋江推辞了钟离老人,免烧庄院,给村民粮赏,凯歌归山。宋江,吴用设计截李应入伙。宋江让一丈青扈三娘与王矮虎完婚。
 
  第五十一回插翅虎枷打白秀英美髯公误失小衙内宋江与吴用商量各头领重新分工。雷横不肯上山入伙。他打去世与知县相好的白秀英,被押进牢里,雷母央求朱仝节级,朱仝在一家旅店开枷放了雷横。朱仝被断配沧州,知府留他在本府听候使唤。七月十五日朱仝抱四岁小衙内往地藏寺看点放河灯,在水陆堂放生池边与雷横语言,朱仝先不肯入伙。吴用使计教李逵杀了小衙内,朱仝怒追李逵到柴进庄上,柴进阐明底里,吴用、雷横、朱仝、李逵相见。
 
  第五十二回李逵打去世殷天锡柴进沦陷高唐州朱仝要杀黑旋风,刚才入伙,柴进只得暂留李逵。吴用及雷、朱先上山。柴进叔叔柴皇城,宅后院花圃被高太尉的叔伯兄弟,新任知夜高廉带来的妻舅殷天锡所占,李逵打去世殷天锡,柴进被高廉下在牢里。宋江引军与高廉三百飞天神兵对阵,高廉使起神法,林冲等溃退五十里下寨。宋江使回风返火之法。高廉又使神兽之法,宋江又败。高廉使风雨之法劫寨扑空,被杨林箭射左臂。
 
  第五十三回戴宗智取公孙胜李逵斧劈罗真人戴宗、李逵奉宋江、吴用之命,离高唐州去蓟州找公孙胜。一天到素面店用饭,从一老生齿中得知公孙胜在九宫县二仙山。戴宗去见,被公孙老母拒绝。戴宗叫李逵去屋里打闹,公孙胜只好出来,以老母年老,罗真人不放为由不去梁山。李逵于五更偷去松鹤轩,斧劈罗真人。罗真人使空手帕玩弄李逵,戴宗再三央求,罗真人派黄巾力士从蓟州牢中救李逵返来。
 
  第五十四回入云龙斗法破高廉黑旋风探穴救柴进罗真人教公孙胜八个字:“逢幽而止,遇汴而还。”公孙胜使入迷法,使高廉所使兽行法尽现本相,高廉劫寨,被公孙使法把三百神兵杀个尽绝。吴用假做援军到来。高廉出城欢迎,城被夺,人被杀。节级蔺仁,藏柴进于枯井中,李逵下井,吊他下去。呼延灼衔命征剿梁山义师。
 
  第五十五回高太尉大兴三路兵呼延灼支配连环马呼延灼保荐韩滔、彭王+己为正、付前锋。分三路往梁山泊来。一丈青用红锦套索俘虏了彭王+己。宋江开释彭王+己表现只待圣主宽恩,赦免重罪,忘生报国。二次交兵,宋江被连环马打败。呼延灼经过高太尉调来轰天雷凌振,造炮攻击盗窟。宋江设计擒得凌振上山。众将商量破连环马,款项豹子汤隆献人献军械。
 
  第五十六回吴用使时迁盗甲汤隆赚徐宁上山汤隆言他能造破连环马的钩连枪,要使钩镰枪却需求他的姑舅哥哥徐宁。而徐宁上山,又需先把他的雁翎锁子甲盗来。吴用差鼓上蚤时迁盗甲。时迁去东京盗得徐宁雁翎锁子甲,转与戴宗拿上梁山。汤隆伪装和徐宁、时迁追逐盗甲之人,碰上乐和赶车,一同上坐。乐和用麻药麻翻徐宁,赚上梁山,教习钩镰枪法。
 
  第五十七回徐宁教使钩镰枪宋江大破连环马连环马被破,韩滔被徐宁说转入伙。呼延灼逃脱,在旅店被桃花山周通、李忠盗了御赐好马,呼延灼领兵讨马,李中、周通写信要二龙山鲁智深、杨志、武松协助,三头领和呼延灼比武,不分输赢。因白虎山孔明,孔亮要向青州借粮,慕容知府要呼延灼回青州城。呼延灼捉了孔明,孔亮逃回,遇见武松、鲁智深、杨志,四人商量联结桃花山周通、李忠一同攻击青州。
 
  第五十八回三山聚义打青州众虎同心归水泊杨志主张结合梁山泊宋江一同攻击青州,宋江容许收兵。宋江、吴用、花荣设计擒获呼延灼。宋江为之去缚,宣称权借水泊遁迹,只待朝廷招抚,呼延灼愿留盗窟,引得几个头领伪装逃回城里,杀了慕容知府,桃花、二龙同归梁山。鲁智深和武松去少西岳请史进入伙,史进被华州贺太守拿在牢里。鲁智深去救,被贺太守擒拿。
 
  第五十九回吴用赚金铃悬挂宋江闹西岳西岳宋江引三路人马来少西岳,赚宿元景太尉上山;又派人假扮太尉,杀了贺太守,救了史进,鲁智深、宋江对宿太尉毕恭毕敬,表现要归顺朝廷。徐州县芒砀山中攀端、项充、李衮要吞并梁山泊,宋东派林冲收擒,林冲初战大北。
 
  第六十回公孙胜芒砀山降魔晁天王曾头市中箭公孙胜设诸葛亮摆石为阵之法,擒了项充、李衮,二将又去压服攀端,归顺宋江。晁盖攻击曾头市,因轻信被诱入解围圈,脸颊中史文恭毒箭,回山身亡,众头领推宋江为盗窟之主,宋江改聚义厅为忠义堂,主张替天行道,重新布置座次,欲取北京台甫府玉麒麟卢俊义。
 
  第六十一回吴用智赚卢俊义张顺夜闹金沙渡吴用和李逵同往北京说卢俊义上山。吴用给卢俊义算卦,百日之内,尸体异处。说去西北千里之外可避此难,并留四句歌给卢。卢俊义家留燕青,身带李固要去山东太安州遁迹烧香观景,中途颠末梁山泊,被众豪杰轮替相斗,逃至李俊船上,被三阮,张顺等翻船落水。
 
  第六十二回放暗箭燕青救主劫刑场石秀跳楼卢俊义被张顺擒拿,宋江带头领动着鼓乐欢迎,要卢俊义上山坐第一把交椅,卢不愿。众头领轮留宴客,卢俊义住了两个多月。李固与卢俊义娘子完婚,并到讼事揭发。卢俊义回城,被李固设伏绑送梁中书前。屈打成招,下入去世牢。燕青托钵给主人吃。柴进和戴宗打通两院节级蔡福,卢俊义被脊杖二十,刺配三千里外梵衲岛,李固收购防送公人董超、薛霸,杀害卢俊义,卢俊义被燕青所救,要上梁山,中途被捉拿,燕青见告宋江;石秀奉宋江之命到北京探询探望卢员外音讯适逢斩首卢员外,石秀从酒楼上跳将下去,吓跑蔡福、蔡庆,抢走卢俊义。
 
  第六十三回宋江兵打北都城关胜议取梁山泊卢俊义、石秀被擒,下于去世牢,梁山泊豪杰分发没头帖数十张,梁中书不敢杀害卢员外及石秀,派索超于城二十五里外飞虎峪下寨,等候梁山泊来人与之厮杀。梁山泊人马,大战索超,台甫府危殆。蔡京大惊,关胜献围魏救赵之计,主张攻击梁山泊。
 
  第六十四回呼延灼月夜赚关胜宋公明雪天擒索超吴用看破关胜围魏救赵之计,逐渐退军。花荣、林冲潜伏飞虎峪双方,打退追兵。宋江兵回梁山。张横劫关胜之寨被俘。三阮、张顺救张横,阮小七中伏被俘。呼延灼诈降,关胜不疑,夜晚偷营,关胜被擒。忠义堂上,宋江重待关胜,关胜先欲就去世,后为义气所感入伙,成了攻击北京的前部先锋。一交兵便打败索超,吴用又成心输于索超一战,使他欢欣入城。吴用雪天掘下陷坑,引超超追来,被伏兵擒拿。
 
  第六十五回托塔天王梦中显圣浪里白条水上报冤梁中书据守不出,宋江礼待索超,索超归顺梁山。宋江抱病,张顺要到建康府致意道全来治疗,在扬子江船上被张旺投入水中,盗去旅费。张顺咬断绳子,在王定六协助下到建康府,杀了烟花**,逼安道全上山。又在扬子江船中把张旺扔下去,压服王定六上梁山。戴宗使神行法接安道全上山,医好宋江疾病。吴用要在年龄时节打下北京,救取卢俊义并石秀。
 
  第六十六回时迁火烧翠云楼吴用智取台甫府吴用要在元宵节时,先于北都城中潜伏,里应外合,破城救人。吴用又通知宋江东京蔡太师力主招抚之意。北都城元宵放灯。梁山泊宋江守寨,吴用引八路人马进驻城下。时迁在北京翠云楼纵火,城中大乱,梁中书四个城门冲不出去。后从南门夺路而走。城内柴进救出卢俊义、石秀,捉了李固,贾氏。
 
  第六十七回宋江赏马步全军关胜降水火二将宋江要让卢员外坐前位,卢不允,武松、李逵亦不乐,吴用说:“此后有功却再让位。”宋江方允,并赏赐全军。谏议医生赵鼎主张招抚,蔡京主张剿捕。天子革赵鼎之官,蔡京推荐单廷王+圭魏定国剿捕梁山豪杰。关胜失掉宋江容许,同宣赞、郝思文一同,要擒单廷王+圭(圣水将军)、魏定国(神火将军)。关胜用大刀使单廷王+圭落马,单愿降。魏定国使神火打败关胜,城里却被李逵纵火烧了,不敢回城,于中陵县屯住。关胜围城,单廷王+圭、关胜说魏定国降了梁山泊。
 
  第六十八回宋公明夜打曾头市卢俊义生擒史文恭曾头市郁保四拦梁山好马二百余匹,宋江要与之战,想叫卢俊义为前部前锋,夺得战功,便让尊位,吴用则反其意,只叫卢俊义去平川潜伏。宋江与曾家军对阵,五次比武,各有输赢。吴用施计,大北曾家军,生擒史文恭。忠义堂上,将史文恭剖腹剜心,享祭晁盖。宋江让卢俊义坐尊位,吴用等差别意。
 
  第六十九回东平府误陷九纹龙宋公明义释双枪将宋江与众头领打东平府,卢俊义与众头领打东昌府。宋江到东平府前,先差郁保四、王定六给董平下午,董平打了来使,激愤宋江,派史进与旧相识**李瑞立相见,被李瑞兰父亲告于程太守,史进被下去世牢。吴用跑来用计,要宋江打汶上县,宋江围城,董平出战,中计被俘。董平因亲事与程、太守和睦,投诚宋江,引兵入城,夺得程太守女儿。
 
  第七十回没羽箭飞石打好汉宋公明弃粮擒勇士卢员外攻击东昌府,因遇没羽箭张清,吃了败仗。宋江前往助战,被张清用石子打中一十五员上将。吴用教用粮草车子和船只赚张清出城劫粮,张清去抢水中船上粮食时被水军头领擒拿。吴用又使人打进东昌府内。张清被宋江义气所动,愿降。又荐兽医皇甫瑞上山。
 
  第七十一回忠义堂石碣受地理梁山泊好汉排座次忠义堂上做醮七日,逐日三朝,央求彼苍,拜求报应。石碣天书,替天行道,忠义双全;一百0八人排座次,对天盟誓。宋江在菊花会上酒醉赋词,渴望招抚。武松、李逵大闹菊花会,支持招抚,宋江欲斩李逵,众人劝止,监之,宋江酒醒,悲念李逵,并压服武松、鲁智深,要去招抚。宋东要私去东京观灯。
 
  第七十二回柴进簪花入禁苑李逵元宵闹东京宋江、柴进扮做闲凉官,同戴宗、李逵、燕青离开李师师家,给钱,与之饮酒,李逵不满而骂。宋江欲让李师师启奏皇上,李师师不懂;适逢此时皇下去了,宋江等三人商量要就此告一道招抚赦书,未磋商妥,李逵用交椅打垮杨太尉,用火烧李师师家。宋江等先自出城,吴用派人接了。李逵、燕青还在城内。
 
  第七十三回黑旋风乔捉鬼梁山泊双献头李逵替狄太公捉鬼,杀了狄太公女儿和奸夫王小二。刘太公说他十八岁的女儿被宋江抢去了,李逵到忠义堂扯了杏黄旗,与宋江以头相赌。经对质后不是宋江,李逵负荆请罪,去牛头山杀了强贼,救了刘女,回山。
 
  第七十四回燕青智扑擎天柱李逵寿张乔坐衙燕青往太安州和擎天柱任原相扑,使鹁鸽旋,把任原撺下献台。住原师傅起哄,李逵息怒相打,卢俊义等接燕青回山,不见李逵,派人去寻。李逵到寿张县县衙,装做县官判案,放了打人的人,枷了吃打的人。又去学堂吓跑教员,吓哭先生。被穆弘拖回。天子听了御史医生崔靖的启奏,差陈宗善太尉去梁山泊招抚,以拒辽兵。
 
  第七十五回活阎罗倒船偷御酒黑旋风扯诏骂饮差陈宗善领着东京蔡京派来的张干办,高俅派来的李虞候,带十瓶御酒,离开济州,太守张叔夜力主理成招抚一事。梁山泊内,宋江力主招抚,以为此方算得“正果。”吴用等对招抚持疑心态度。阮小七用十瓶村醪水白酒失失了御酒奉上金沙岸去。肖让读诏。诏中要宋江领人去东京赦罪。李逵从梁上跳上去,扯碎诏书,揪打陈太尉,被宋江,卢俊义抱住。宋江翻开御酒,满是村醪白酒,众人骇然。宋江、卢俊义送走太尉,吴用主张先打后磋商。天子派东厅枢密使童贯为大元帅,前去征剿梁山泊。
 
  第七十六回吴加亮布四头五方旗宋公明排九宫八卦阵高、杨二太尉送童贯出征。离开济洲,太守张叔夜劝其用计,不行轻敌,被童贯痛骂一顿。一赢童贯。
 
  第七十七回梁山泊十面潜伏宋公明两赢童贯二赢童贯。宋江不教损伤童贯,又放了[]美,让归去陈诉,以求招抚。
 
  第七十八回十节度议取梁山泊宋公明一败高太尉宋江派戴宗,刘唐去东京刺探音讯。高俅向皇上遮盖宋江盼望招抚一事,亲领十节度,水陆征剿。吴用使董平、张清在凤尾坡拦路打了王文得。第一次交兵,林冲与王焕不分输赢,呼延灼打去世节度使荆忠,项元镇箭射董平。旱路刘梦龙逃脱,党世雄被捉。这十节度使,昔日都是绿林丛中身世,厥后受了招抚。
 
  第七十九回刘唐纵火烧战船宋江两败高太尉张清捉了韩存保。宋江礼待党世雄、韩存保,表达招抚之心,二人归去高俅欲斩,众人劝止。再战,高俅败回济州。梁山泊里,宋江招抚心切,吴用施用计谋,设下伏兵。
 
  第八十回张顺凿漏海鳅船宋江三败高太尉高俅移改诏书,吴用看破阴谋,众头领大战一场而归。高俅遵从叶春之计,造海鳅船。张顺等凿漏海鳅船,高俅落水,宋江对高俅以礼相待,尽述冤枉之情,表现招抚之意。酒醉,高俅与燕青相扑,高俅出丑。萧让、乐和承高俅进京见天子,以求招抚,高俅留闻焕章于梁山为信。
 
  第八十一回燕青月夜遇道君戴宗定计出乐和吴用对高俅不信托,对招抚不抱盼望。宋江派戴宗、燕青带上闻焕章给宿元景太尉的书信,前去东京(开封)。燕青来李师师家歇宿,天子擅自*馆,李师师荐燕青面见天子,燕青备说两次招抚颠末,天子方知受了童贯与高俅之蒙蔽。燕青持闻焕章书信见宿元景,宿元景收礼在心。燕青、戴宗于中午四更救乐和、萧让出高俅花圃。
 
  第八十二回梁山泊分金大买市宋公明全伙受招抚天后代临朝,痛骂童贯、高俅,夸奖宋江。宿元景招抚离开济州。宋江等众头领欢迎宿元景上山,饮酒作乐相庆。梁山泊买市旬日,宋江要起送各家老少回籍,吴用劝止,让招抚事成再送不迟。宋江带领浩繁人马,经济州到东京,红旗上写“顺天”、“护国”等字样。宋江等承受天子校阅阅兵。皇上于文德殿访问众义士。又有人要一百零八人疏散归回当地。童贯要赚众将入城歼灭,天子未定。宿太尉痛骂奸臣,启奏天子。
 
  第八十三回宋公明奉诏破大辽陈桥驿滴泪斩小卒宿元景要宋江等去破辽,功成封官,天子大喜,痛骂童贯等。宋东、吴用回盗窟,焚化晁盖灵牌,遣送各老少回籍。天子赐宋江诸军一人酒一瓶,肉一斤。朝廷官员从中作弊,酒扣半瓶,肉扣半斤。军校发明,杀去世厢官,宋江滴泪斩杀军校。在密云县与番兵交兵,连胜两阵。吴用用计,水陆并用,冲破檀州。
 
  第八十四回宋公明兵打蓟州城卢俊义大战玉田县宋江得檀州后,攻击蓟州,先使石秀,时迁于城内纵火,宋江在外加紧攻城,番将弃城而逃,宋江进驻蓟州。
 
  第八十五回宋公明夜渡益津关吴学究智取文安县辽国郎主派欧阳侍郎来蓟州招抚,吴用有背宋归辽之心,宋江以忠义为重,不肯背负朝廷,甘心青史留名,吴用只好赞同。辽国青鸟使欧阳侍郎又来招抚,宋江佯为赞同,里应外合,翻开霸州,卢俊义回守蓟州。
 
  第八十六回宋公明大战独鹿山卢俊义军陷青石峪宋江、卢俊义不听吴用、朱武之言,深化幽州,卢俊义被困青石峪。宋江领兵打进青石峪,挽救了卢俊义,杀了辽统帅贺统军,得幽州。
 
  第八十七回宋公明大战幽州呼延灼力擒番将宋江听吴用计,于幽州城外摆成九宫八卦阵,兀颜小将要破八卦阵,被呼延灼生擒。李金吾欲救之,被秦明打去世。兀颜统军率琼、寇二将出战,琼将军被花荣命中,被史进打去世。寇将军被孙立打去世。
 
  第八十八回颜统军阵列混天象宋公明梦授玄女法兀颜统军摆太乙混天象阵,宋江兵败。二次比武,李逵被捉。吴用施计,用兀颜小将军对调李逵。吴用要守等番军杀来再战,宋江听呼延灼之言,领兵杀去大北而回。御前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王文斌给宋江军兵送“御赐衣袄”,愿破辽兵混天阵势,不想被辽将砍去世马下。九天玄女授以相生相克之理,教以破辽军的阵法。
 
  第八十九回宋公明破阵乐成宿太尉颁恩降诏宋江破混天象阵,打去世兀颜统军。兵至燕京,辽主投诚。辽国丞相褚坚行贿四巨猾臣,启奏天子,让宋江罢兵,存辽国以做屏蔽。宋江回京。所取檀州、蓟州、霸州、幽州照旧出借。
 
  第九十回五台山宋江参禅双林镇燕青遇故宋江即是文德殿前朝见天子,天子欲封,蔡京、童贯成心耽搁。戴宗、石秀出陈桥驿闲玩在旅店吃酒时,听一公人说河北田虎反叛。
 
  第九十一回宋公明兵渡黄河卢俊义赚城黑夜宋江奏过天子,要求征剿田虑。天子宣入之朝,封宋江为平北正前锋。宋江率兵来卫州屯扎。卢俊义夺得陵川,杀去世董澄、沈骥,生擒耿恭,又使耿恭扮做陵川逃军,至高平城内,与卢俊义里应外合,破了高平。宋江从吴用之计,攻击盖州。
 
  第九十二回振军威小李广神箭打盖郡智多星密筹宋江统领五路军马,攻击盖州不下,向降将耿恭理解城中状况,杀退了晋宁来的援兵。派石秀、时迁偷偷入城,扮做北军,纵火烧了草料场和神祠。解珍、解宝乘隙入城,里应外合夺了盖州,守将钮文忠带兵逃脱。
 
  第九十三回李逵梦闹天池宋江兵分两路宋江于宣和五年除夕在盖州与众兄弟饮酒赏雪。李逵于睡梦中到天池岭山林仗义执言,老汉妇要把女儿许与他,他不要。走到文德殿,天子封他做值殿将军,杀了蔡京、童贯、杨戬,高俅四个贼子。又遇老母,背往宋江城中。李逵与众兄弟俱述梦中之事,众兄弟齐称快当。
 
  第九十四回关胜义降三将李逵莽陷众人宋江东路,卢俊义西路,宋江执杯对卢俊义说:“活捉田虎,报效朝廷,同享贫贱。”宋江颠末李逵梦中所见的天池岭,离开壶关。两次比武取胜。唐斌与宋江献城投诚,事成,壶关破。宋江兵攻昭德。田虎部下乔道清做起妖法,李逵、新降将唐斌插翅难飞。
 
  第九十五回宋公明忠感后土乔道清术败宋兵唐斌、李逵被生擒,耿恭逃回。宋江不听吴用劝说,往救李逵,被乔道清打得大北。前临大江,后有追兵,欲要自刎,却被土神所变的奇特之人所救。攀瑞两使术数,斗不守乔道清,圣水将军单廷王+圭,神火将军魏定国均被乔道清打败。
 
  第九十六回幻魔君术窘五龙山入云龙兵围百谷岭公孙胜斗败乔道清,宋江等为防其入城猛攻,追至五龙山,与之相斗大北乔道清,乔道清欲进昭德之城而不得,逃至百谷岭神农庙中。
 
  第九十七回陈[]谏官升抚慰琼英童贞做前锋城中将士放出被俘宋将,向宋江投诚。卢俊义霸占晋宁城,义释孙安。孙辽与乔道清同亲,往百谷岭神农庙,说了罗真人“遇德魔降”的法语,说了公孙胜要点化他反正道的埋头,乔道清情愿投诚,并拜公孙胜为师。戴宗往东京报捷,宿太尉奏过天子,陈[]亲临河北监战。田虎处,邬梨国舅愿往出征,并荐小女琼英为前部前锋,田虎封为郡主。
 
  第九十八回张清缘配琼英吴用计鸩邬梨琼英本非邬梨女,其母因不肯给田虎作压寨夫人而跳下高冈撞去世。琼英早欲为母报恩。邬梨被孙安手中军士暗箭身中脖项。这一阵丧失鲁智深。叶清以求医为名,来宋江寨中阐明琼英出身,吴用将计就计,派张清、安道全、叶清同往北军,给邬梨看病,获得信托,以做内应。张清化名全羽,与琼英完婚,鸩去世邬梨。
 
  第九十九回花僧人摆脱缘缠井混江龙水灌太原城在汾阳城东郭,戴宗正追的马灵,被鲁智深打翻,鲁智深先前自襄垣城外跌入缘缠井,后被一道人指与途径,方得出井。三人离开汾阳,马灵投诚,卢俊义讨论征进。田虎离威胜城望邬国舅处来。李俊趁连日大雨引智伯渠及晋水,灌浸太原城。
 
  第一百回张清琼英双立功陈[]宋江同奏捷叶清、张清、琼英于襄垣城外计捉田虎。琼英假作维护田虎进威胜城,又遇张清助战,卢俊义领兵离开,踏平威胜城。宋江进驻。
 
  第一百一回谋坟地凶险产逆蹈春阳妖艳生奸宋江接诏书离威胜向淮西征王庆。田虎被凌迟碎剐,琼英祭祀怙恃已毕,往宛州来助宋江。王庆父亲为了一块坟地逼得人家败尽家业,弃地而走,于是生王庆。王庆作为副排军,是个好色之徒,与童贯养女,蔡京孙媳妇勾结。
 
  第一百二回王庆因奸吃讼事龚瑞被打师军犯童贯兄弟托故把王庆刺配陕州。王庆在北邙山东一市镇使棒赢了庞元。龚端拜王庆为师,学使枪棒,欲了被黄达所打之仇。
 
  第一百三回张和营因妾弟丧身范节级为表兄医脸王庆助龚瑞、龚正两弟兄打了黄达,张管营为了妾弟庞元被王庆所打抨击王庆。王庆初更杀了张管营并庞元,逃出陕州,被母姨表兄范金领往房州,藏于城外定山堡以东范金所买农田种地规避。百余日后,范金用安道全的方法治好了脸上金印,讼事之事也慢了。
 
  第一百四回段家严肃招新半子房盗窟双并旧强者王庆与段三娘相扑,后完婚。打黄达事发经李助引见,到房盗窟找寨主廖立入伙。廖立怕丢了寨主,回绝了。王庆杀去世廖立,占了房盗窟。
 
  第一百五回宋公明避暑冶军兵乔道清回风烧贼寇王庆与房州叛军一处,占了房州,又得南丰府。从李助计,得荆南城池。李助为智囊,王庆为楚王。又得宋八座军州,僭号改元。宋江遵君命前来,打败王庆军。
 
  第一百六回书生言笑却劲敌水军汩没破坚城萧让给陈抚慰出主见,使奇策却敌。
 
  第一百七回宋江大胜纪山军朱武冲破六花阵宋江打败纪山军,卢俊义攻击西京。
 
  第一百八回乔道清兴雾取城小旋风藏炮击贼肖嘉穗在荆南城叛变,杀失守将梁永,迎吴用入城,城破之后,宋江感激,肖嘉穗不辞而别。
 
  第一百九回王庆渡口被捉宋江剿寇乐成内容如题
 
  第一百十回燕青秋林渡射雁宋江东都城献俘燕青秋林渡射雁,宋江歌颂雁为仁义智信五德俱备之禽,不应射之,并因而而闷闷不乐,深有所感。公孙胜相辞,回见罗真人。宋江朝主返来不乐。黑旋风要上梁山,被宋江辱骂。皇上禁绝入城,众人皆有反意。水军头领与吴用商量欲反,宋江不允,表现本人的忠心。琼英夫被杀后,其子张节和吴[]大北金兀术。方腊身世樵夫,发难后占据八州二十五县。
 
  第一百十一回张顺夜伏金山寺宋江智取润州城吴用计破润州,宋万等三人阵亡。
 
  第一百十二回卢俊义分兵宣州道宋公明大战毗陵郡常州守将金节和宋江联络,献了城。
 
  第一百十三回混江龙太湖小结义宋公明苏州大会垓俊于榆柳庄结义四个豪杰,计取苏州。武松斩了三大王方貌。
 
  第一百十四回宁水师宋江吊丧涌金门张顺归神军折将徐宁、郝思文。张顺于杭州涌金门身丧。
 
  第一百十五回张顺魂捉方天定宋江智取宁水师江与戴宗在西陵桥祭祀张顺,方天定派未来捉。(www.cnk6.com)宋兵屡战皆败,后扮做艄公进得城去,里应外合,刚才失利。张顺借张横驱壳杀了方天定,杭州破。
 
  第一百十六回卢俊义分兵歙州道宋公明大战乌龙岭柴进入清溪帝都,招为驸马,解珍解宝身故乌龙岭。
 
  第一百十七回睦州城箭射邓元觉乌龙岭神助宋公明一老人指给宋江去乌龙岭巷子,宋江得睦州。童贯亲领兵将赏军。
 
  第一百十八回卢俊义大战昱岭关宋公明智取清溪洞关胜与童贯,里应外合,占了乌龙岭。李俊、二阮、二童冒充投诚献粮获得方腊信托,里应外合,攻占了清溪县,方腊逃至邦源洞。
 
  第一百十九回鲁智深浙江坐化宋公明背井离乡柯引(柴进)驸马佯赢宋兵,二次比武,反戈一击,南兵大北,方腊逃脱。阮小七穿腊衣冠,童贯部将指骂他要学方腊,和阮小七大闹一场。方腊于楹林中被鲁智深所捉。鲁智深闻潮汛,于六和寺坐化;武松善终。
 
  第一百二十回宋公明神聚蓼儿洼徽宗帝梦游梁山泊四奸臣用水银杀害卢俊义于庐州。宋江喝了放有毒药的御酒去世于楚州。去世前还药去世润州李逵,怕其造反,坏了清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