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诗歌

国庆节诗歌:《故国啊,我为你骄傲》

当高耸的华表,
让挺秀的身躯披上曙光,
当宏伟的天安门,
让风云迎来东升的太阳。
汗青的耳畔,
传来了礼炮的隆隆反响,
那翻江倒海般的反响,
是中国沧桑剧变的反响。
一位巨人俯瞰着天下,
嘹亮的声响,
全天下都听到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了!

当第一壁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那成功的旌旗,
在朗朗的空中顶风飘荡,
人民扬起了头颅,
全天下都看到了,
中国人民今后站起来了!
这汗青凝结了雄伟,
纵情地涂染十月的阳光,
这气魄大方鼓动感动,
筑起了一座丰碑屹立活着界的西方。
光辉的纪元,
用苍劲的大手,
抒写了新中国绚烂的篇章,
人民骄傲地辅导山河。

苦难的母亲,
擦去满眼的泪花,
显露心田的高兴由衷地欢乐,
故国豪放地走向了繁荣昌盛。
歌颂我们的汗青,
有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
迸收回生命的光辉。
歌颂我们的汗青,
有四大创造的光彩,
播撒在这片荒废的地皮上。
歌颂我们的汗青,
有老子孔子的圣明,
几千年文明的圣火把我们照亮。
歌颂我们的汗青,
丝绸瓷器远涉重洋,
谁都晓得这是来自我们的故土。
歌颂我们的汗青。
那烽火里冲杀出,
戎马俑威武的阵容。
歌颂我们的汗青,
那宏伟中屹立着,
万里长城的坚强。

歌颂我们的汗青,
万万年陈旧的地皮,
曾留下几多可歌可泣的悲壮,
那东亚病夫百年羞耻的帽子,
终于被我们抛到了平静洋上,
我们完成了重整国土的空想
五十四个年龄,
美丽大地神色飞扬。
五十四个年龄,
山河如画诗意畅快。
五十四个年龄,
霹雳的铁牛梳理着旷野的歌喉,
翻卷出歉收的高兴与欢唱。
五十四个年龄,
贫油的疆土拱起钢铁的脊梁,
煤油井架屹立在沙海大洋中。
五十四个年龄,
一座座彩虹超过长江,
宏伟的三峡大坝锁住千里迷茫。
五十四个年龄,
“两弹”的红云刺破苍穹,
一颗颗卫星漫游太空。
五十四个年龄,
人民的部队威武富丽,
扞卫故国的山河铁壁铜墙。
五十四个年龄,
人民驾御变革的东风,
完成中华民族巨大的再起。

超过我们的将来,
在这片神圣的地皮上,
勃收回震惊天下的力气,
荣耀和骄傲抖擞出光辉的容光。
故国啊,
我为你骄傲,
中华民族绚烂的文明,
汇入汗青的长河,
永久在我的胸中荡漾。
故国啊,
我为你骄傲,
精美神奇的地皮上,
又一次萌生了起飞的盼望,
汗青的巨笔将绘出你新世纪的光辉!

国庆诗歌:《故国,我爱您》

站在中国舆图前,我细心打量着,
啊!它多像一只挺胸的五彩锦鸡!
它的冠子一摇,撒下有数玛瑙,那是黑龙江干的高粱;
它的尾巴一抖,抖下有数珍珠,既是新疆的水晶葡萄;
它的肚子一挺,黄灿灿,明晃晃,那是长中卑鄙的小麦和水稻;
它的两脚一迈,一股甜香扑鼻而来,那是海南椰林和台湾的蜜糖。

啊!故国!巨大的故国!
我爱您!
我爱您久长的汗青,从“文景之治”到“同治复兴”
两头几多“兴”与“治”
它们给了我克制困难的勇气;
我爱您汗青的久长
从“商鞅变法”到“变革开放”
两头几多“变”与“改”
它们给了我克制人生困难的希冀;
我爱您江山的绚丽
杭州的“十景”,吉林的雪窖冰天
它们——悬殊的大好风光
给了我克制人生困难的信心
我爱您,美妙而良好的方块字
方块字的奇妙组合即是画和诗
方块字的奇妙组合即是歌和曲
给了我克制人生困难的毅力

啊!故国!我爱您!
我爱您,我是您的孩子,
我为有您如许一位可敬可亲的母亲而感触骄傲,
当您把我抱在怀里,
我觉得到了您的暖和;
当您拉着我一同奔驰,
我理睬到我肩担的责任。
仰视蓝天白云下的五星红旗,
我一次又一次地赌咒:
为了您酷爱的故国,
我愿捧出沸腾血;
满腔情;小儿百姓心!
故国,我爱您!

国庆诗歌:《故国的十月》

故国啊!这诗意的名字
洋溢着您的每一个时节
那是羽白色的鸽子在蓝天下
叫醒了十月的第一个晚上
啊!故国我爱您爱得太深太久……

十月啊!我的故国
请赏给我一束火把吧
我跟随你的脚步
让每个梦乡都滴着甘美

让一切的歌喉都沾满金色的音符
临摩你的日子——
请为我放开满天的彩霞
我要为你的葳葳蕤蕤注入永久的生机
最后的十月总是如热泪落花沾满应声
共和国的跫音走过你的内心
延伸到最鼓动感动磅礴的旋律
在我的心中您不只仅是一座休憩的绿岛
你是一朵可供我踏着节奏上升的红云
无论山水、维谷、田畴、小径、苍海
有数次失败和乐成使十月愈加丰满
啊!故国……

十月的王冠为谁而戴?
十月的第一个晚上在天安门前
我感觉到丹桂的余韵和歉收鼓乐的震响
我追想汉白玉雕上那些汗青的声响
思路已幻化
飞翔的云彩
万里的山河
怎能不陶冶我美妙的风致和操守?
上升的十月已千帆竞发
另有我的歌颂我的故国
变幻成一群高翔的白鸽
振翮不已
振翮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