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自得须尽欢全诗

  《将进酒

  作者:李白

  原文: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下去,奔腾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青丝,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自得须尽欢,莫使金樽(zūn)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效,令媛散尽还(hun)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役夫,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缺乏贵,希望长醉不肯醒。
  古来圣贤皆寥寂,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当年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作甚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令媛裘(qi),呼儿将出换琼浆,与尔同销万古愁。

  正文:

  1、将进酒:这首诗写于唐玄宗开元二十四年(736)。将(qiāng)进酒,乐府旧题。将,请。
  2、奔腾到海不复回:黄河东流入海,不会倒流返来。
  3、高堂:怙恃。
  4、悲青丝:为鬓发花白而伤感。
  5、朝如青丝暮成雪:描述光阴急忙,人生长久。青丝,玄色的头发。暮成雪,到早晨黑发变白。
  6、自得:指心境痛快,有兴致。
  7、令媛散尽还复来:意思是款项缺乏贵,散去还会来。
  8、会须:应该。
  8、岑役夫,丹丘生:李白的冤家岑勋、元丹丘。
  9、侧耳听:侧着耳朵听,描述听得仔细、细心。侧,一作“倾”。
  10、钟鼓馔玉:代指贫贱利禄。钟鼓,古时豪贵之家宴饮以钟鼓伴奏。馔玉,描述食品珍美如玉。
  11、寥寂:冷静无闻。一说“被众人热闹”。
  12、陈王当年宴平乐:陈王,指三国时魏墨客曹植(192——232),封陈王。宴平乐,在洛阳的平悲观宴饮。
  13、斗酒十千恣欢谑:斗酒十千,一斗酒值十千钱,指酒美价昂。曹植《名都篇》:“返来宴平乐,琼浆斗十千”。斗,盛酒器,有柄。恣欢谑,纵情寻欢作乐。谑,喜乐。
  14、径须:尽管。
  15、五花马,令媛裘:五花马,指宝贵的马。令媛裘,宝贵的皮衣。
  16、将出:拿出。
  17、万古愁:绵绵不尽的愁。

  诗意:

  你岂非看不见那黄河之水从天上奔驰而来,波涛翻腾直奔东海,再也没有返来。你没见那年老的怙恃,对着明镜感慨本人的青丝。年老时的满头青丝现在已是洁白一片。(以是)人生自得之时就该当尽情高兴,
  不要让这金杯无酒空对明月。每团体的出生都肯定有本人的代价和意义,黄金千两(就算)一挥而尽,它也照旧可以再得来。我们烹羊宰牛权且作乐,(明天)一次性爽快地饮三百杯也不为多!岑役夫和丹丘生啊!
  快饮酒吧!不要停上去。让我来为你们高歌一曲,请你们为我洗耳恭听:整天吃山珍海味的奢华生存有何贵重,只盼望呕心沥血而不肯苏醒。自古以来圣贤无不是热闹寥寂的,只要那会饮酒的人才干够留传隽誉。陈王曹植当年宴设平悲观的古迹你可晓得,斗酒万千也牛饮,让宾主纵情高兴。主人呀,你为何说我的钱未几?尽管买酒来让我们一同痛饮。那些什么宝贵的五花良马,昂贵的令媛狐裘,把你的小儿喊出来,都让他拿去换琼浆来吧。
  让我们一同来消弭这无量无尽的万古长愁!

  赏析:

  李白咏酒的诗篇极能体现他的特性,这类诗虽然数长安顿还当前所作头脑内容更为深沉,艺术体现更为成熟。《将进酒》即其代表作。

  《将进酒》原是汉乐府短箫铙歌的曲调,标题意绎即“劝酒歌”,故古词有“将进酒,乘明白”云。作者这首“填之以申己意”(萧士赟《分类补注李太白诗》)的名篇,约作于天宝十一载(752),他事先与朋侪岑勋在嵩山另一挚友元丹丘的颍阳山居为客,三人尝登高饮宴(《酬岑勋见寻就元丹丘对酒相待以诗见招》:“不以千里遥,命驾来相招。中逢元丹丘,登岭宴碧霄。对酒忽思我,长啸临清飙。”)。人生快事莫若置酒会友,作者又正值“抱用世之才而不遇合”(萧士赟)之际,于是满腔不达时宜借酒兴诗情,来了一次极尽描摹的抒发。

  诗篇发轫便是两组排比长句,如挟天风海雨向读者劈面扑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下去,奔腾到海不复回”,颍阳去黄河不远,登高纵目,故借以起兴。黄河源远流长,落差极大,如突如其来,一落千丈,东走大海。云云壮浪现象,定非肉眼可以穷极,作者是想落天外,“自道所得”,语带夸大。上句写大河之来,势不行挡;下句写大河之去,势不行回。一涨一消,构成舒卷往复的咏叹味,是急促的单句(如“黄河落天走东海”)所没有的。紧接着,“君不见高堂明镜悲青丝,朝如青丝暮成雪”,好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假如说前二句为空间范围的夸大,这二句则是工夫范围的夸大。哀叹人生急促,而不婉言自伤老大,却说“高堂明镜悲青丝”,一种搔首顾影、徒呼若何怎样的神态宛如画出。将人生由芳华至朽迈的全进程说成“朝”“暮”之事,把原本长久的说得更长久,与前两句把原本壮浪的说得更壮浪,是“反向”的夸大。于是,开篇的这组排比长句既有比意——以河水一去不返喻人生易逝,又有反衬作用——以黄河的巨大永久形出生命的微小软弱。这个末尾可谓悲感已极,却不堕柔弱,可说是巨人式的感慨,具有触目惊心的艺术力气,同时也是由长句排比开篇的气魄感形成的。这种开篇的伎俩作者常用,他如“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行留;乱我心者,昔日之日多烦忧”(《宣城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沈德潜说:“此种风格,太白从心化出”,可见其颇具发明性。此诗两作“君不见”的呼告(普通乐府诗只于篇首或篇末偶一用之),又使诗句情感颜色大大加强。诗有所谓大开大阖者,此可谓大开。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时光者,百代之过客也”(《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悲感固然难免,但失望却非李白性分之所近。在他看来,只需“人生自得”便无所遗憾,当尽情高兴。五六两句即是一个逆转,由“悲”而翻作“欢”“乐”。今后直到“杯莫停”,诗情渐趋放荡。“人生达命岂暇愁,且饮琼浆登高楼”(《梁园吟》),行乐不行无酒,这就入题。但句中未直写杯中之物,而用“金樽”“对月”的抽象言语出之,不特生动,更将饮酒诗意化了;未直写应该痛饮狂欢,而以“莫使”“空”的双重否认句式替代直陈,语气更为夸大。“人生自得须尽欢”,这好像是鼓吹极乐世界的头脑,但是只不外是景象罢了。墨客“自得”过没有?“凤凰初下紫泥诏,谒帝称觞登御筵”(《玉壶吟》)——好像自得过;但是那不外是一场幻影,“弹剑作歌奏苦声,曳裾王门不称情”——又好像并没有自得,有的是绝望与气愤。但并不就此低沉。墨客于是用悲观好强的口气一定人生,一定自我:“天生我材必有效”,这是一个令人击节赞赏的句子。“有效”而“必”,十分自大,几乎像是人的代价宣言,而这团体——“我”——是须大写的。于此,从貌似悲观的景象中显露了深藏其内的一种脱颖而出而又盼望出世的积极的实质内容来。正是“长风破浪会偶然”,应为如许的将来痛饮高歌,花费又算得了什么——“令媛散尽还复来!”这又是一个高度自大的惊人之句,能驱策款项而不为款项所使,真足令统统伧夫俗人们咋舌。诗如其人,想墨客“曩者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上安州裴长史书》),是多么壮举。故此句深蕴在骨子里的感情,绝非装模作样者可得其万一。与此气度相称,作者描画了一场盛筵,那决不是“菜要一碟乎,两碟乎?酒要一壶乎,两壶乎?”而是整头整头地“烹羊宰牛”,不喝上“三百杯”决不甘休。多爽快的筵宴,又是何等豪壮的诗句!

  至此,放荡之情趋于低潮,诗的旋律放慢。墨客那眼花耳热的醉态呼之欲出,恍然使人如闻其大声劝酒:“岑役夫,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几个短句突然参加,不光使诗歌节拍富于变革,并且写来逼肖席上声口。既是生逢知己,又是酒逢敌手,不光“忘形到尔汝”,墨客甚而忘倒是在写诗,笔下之诗好像复原为生存,他还要“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以下八句便是诗中之歌了。这着想奇之又奇,纯系神来之笔。

  “钟鼓馔玉”意即贫贱生存(贫贱人家用饭时鸣钟列鼎,食品精巧如玉),可墨客以为“缺乏贵”,并放言“希望长醉不复醒”。诗情至此,便清楚由放荡转而为愤懑。这里不只是酒后吐大言,并且是酒后吐真言了。以“我”天生有效之才,本当位至卿相,青云直上,但是“小道如彼苍,我独不得出”(《行路难》)。说贫贱“缺乏贵”,乃出于气愤。以下“古来圣贤皆寥寂”二句亦属愤语。墨客曾喟叹“自言管葛竟谁许”,以是说昔人“寥寂”,也体现出本人“寥寂”。因而才愿长醉不醒了。这里,墨客已是用昔人羽觞,浇本人块垒了。说到“唯有饮者留其名”,便举出“陈王”曹植作代表。并化用其《名都篇》“返来宴平乐,琼浆斗十千”之句。古来醉翁历历,而偏举“陈王”,这与李白一直孤芳自赏分不开,二心目中树为典范的是谢安之类初级人物,而这类人物中,“陈王”与酒联络较多。如许写便有气度,与前文非常自大的口气一向。再者,“陈王”曹植于丕、睿两朝备受猜疑,有志难展,亦激起墨客的怜悯。一提“古来圣贤”,二提“陈王”曹植,满纸不屈之气。此诗开端似只涉人生慨叹,而不染政治颜色,实在全篇饱含一种深广的忧愤和对自我的信心。诗情以是悲而不伤,悲而能壮,即本源于此。

  刚露一点深衷,又回到说酒了,并且看起来酒兴更高。以下诗情再入放荡,并且愈来愈狂。“主人作甚言少钱”,既照应“令媛散尽”句,又故作跌荡,引出最初一番唉声叹气:即使令媛散尽,也当不吝将知名贵废物——“五花马”(毛色作五斑纹的良马)、“令媛裘”来调换琼浆,图个一醉方休。这开头之妙,不只在于“呼儿”“与尔”,口吻甚大;并且具有一种作者临时能够察觉不到的将宾作主的任诞神态。须知墨客不外是被友招饮的主人,现在他却高踞一席,气使颐指,发起典裘当马,几令人不知谁是“主人”。浪漫颜色极浓。拖泥带水,非不拘踪迹的豪放知交断不克不及出此。诗情至此放荡至极,令人太息咏歌,直欲“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情犹未已,诗已了结,忽然又迸出一句“与尔同销万古愁”,与开篇之“悲”关合,而“万古愁”的寄义更其深沉。这“白云从空,随风变灭”的开头,显见墨客奔涌跌荡的情感急流。通观全篇,真是大起大落,非如椽巨笔不办。

  《将进酒》篇幅不算长,却五音繁会,气候非凡。它笔酣墨饱,情极悲愤而作放荡,语极豪纵而又冷静。诗篇具有震惊古今的气魄与力气,这固然与夸大伎俩不有关系,比方诗中屡用巨额数量字(“令媛”、“三百杯”、“斗酒十千”、“令媛裘”、“万古愁”等等)体现豪放诗情,同时,又不给人空泛朴实感,其本源就在于它那空虚深沉的内涵情感,那潜伏酒话底下如波涛汹涌的郁怒心情。别的,全篇大起大落,诗情忽翕忽张,由悲转乐、转放荡、转愤懑、再转放荡、最初结穴于“万古愁”,回应篇首,如大河奔腾,有气魄,亦有迂回,纵横捭阖,力能扛鼎。其歌中有歌的包括写法,又有巧夺天工、“绝去翰墨畦径”之妙,既非鑱刻能学,又非率尔可到。通篇以七言为主,而以三、五十言句“破”之,极整齐错综之致;诗句以散举动主,又以短小的对仗语点染(如“岑役夫,丹丘生”,“五花马,令媛裘”),节拍疾徐尽变,豪放而不流易(www.cnk6.com)。《唐诗别裁》谓“读李诗者于雄快之中,得其深远宕逸之神,才是谪神仙面貌”,此篇足以当之。

  1. 李白:将进酒
  2. 将进酒的诗意
  3. 李白的名言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