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看满天云不动全诗

  《襄邑道中

  作者:陈与义

  原文:

  飞花两岸照船红,百里榆堤半日风。
  卧看满天云不动,不知云与我俱东。

  正文:

  1、襄邑:今河南省睢(suī)县,在开封(北宋都城)西北150里,惠济河从境内经过。
  2、榆堤:栽满榆树的河堤。
  3、不知:不晓得。
  4、俱东: 俱: 一同 指一同向东。

  译文:

  两岸田野落花缤纷,随风飞翔,连船帆也似乎也染上了淡淡的白色,船帆趁顺风,一起轻扬,沿着长满榆树的大堤,半日时间就到了离都城百里以外的中央。躺在船上望着天上的云 ,它们仿佛都文风不动,却不晓得云和我都在向东行行进。

  赏析:

  春末夏初时节,墨客从都城开封动身到襄邑去,搭船惠济河东行。这每天气阴沉,两岸田野落花缤纷,随风飞翔,将满河春水照得红红的,连船帆也似乎染上淡淡的白色了。趁顺风,客船船帆一起轻扬,沿着长满榆树的大堤,半日时间就到了离都城百里以外。

  两岸飞花,满堤榆树,一片轻帆,顺风百里,墨客这次远行,多么轻松痛快,赏心悦目呀!

  墨客静卧船舱,仰看蓝天白云。咦,满天云朵怎样定在那边一动也不动呢?转眼之间墨客就豁然开朗了:原来白云正冷静随我偕行,和我一道向东飞去呢!

  天上的云和小船上的帆,原本是一道乘风行进的。船舱的墨客,行是看到白云在空中处于运动形态,但细心一想:船行百里,白云不断在头顶上,足见它并没有运动不动,而是和本人所乘的风帆一样,正在向前行驶。“卧看满天云珐劝,天知云与我俱东”,动中见静,似静实动。墨客的察看和感觉,不光很无情趣,并且含有伶俐和哲理,给人以无益的开辟。譬如,有人只顾欣赏本人的成果,却每每疏忽旁人的提高,假如读到这首诗,他大约会有一些感受吧?

  王夫之在《姜斋诗话》中指出,写景要做到“景生情,情生景”,情形“互藏其宅”。也便是讨情要藏在景中,要写含无情的景。陈与义的这首抒怀诗便是接纳这种伎俩。

  进京待选的青年陈与义,此时颇有“东风自得马蹄疾”般的洒脱飘逸,一步登天的美妙愿望,足以使墨客诗兴勃发,诗中的一切风景的形貌,就围绕着这而睁开。

  前两句“飞花两岸照船红,百里榆堤半日风”化用崔护“人面桃花相映红”和李白“千里江陵一日还”,以表达愉悦的心境。首句在点化中有创新,崔护用桃花映托少女,写的是静景,显得婀娜多姿;陈与义用飞花映托本人,写的是动景,显得风骚俊逸。次句虽无李白的豪放气魄,却也不乏洒脱风姿。两岸飞花,满堤榆树,一片轻帆,顺风百里,墨客这次远行,十分轻松痛快,赏心悦目。

  后两句“卧看满天云不动,不知云与我俱东”是此诗名句,次要是写云。这也是墨客在河南行舟襄邑道中的真实感觉。船逆水而下,趁着顺风,百里旅程只走了半天,水速是惊人的。榆堤两岸的风景,应似飞掠而过,此诗虽未写出,可由想象而得。但是,墨客留意的倒是船上看云的感觉:躺在船上看那满天云彩,一动不动,船行百里,竟没有察觉到云彩和搭船人都在向东。船上观景,看天上云彩是一种感觉,看两岸花木又是另一番感觉。感觉的差别,反应了主体与客体的间隔的差别:花木在近处,看去似飞动;白云太离远,观者未觉动。但是,统一个陈与义在另一种场所下看那天上的云,却又像随着回去的墨客在一同行走(www.cnk6.com)。李白曾用“卧松云”来写孟浩然“风骚天下闻”。白云和松风每每被用来烘托高士俊逸闲适的模样形状,陈与义以云不动的错觉来写本人与云俱东的静态,只取其俊逸。而“俱东”则有干青云而直上九霄的风格,如许写云就和所要抒发的情形融合,寓情于景,到达“互藏其宅”的艺术结果。

  1. 陈与义:襄邑道中
  2. 形貌蓝天白云的诗句
  3. 云的诗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