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七步诗 曹植 郭沫若 鲁迅

  反七步诗
 
  一、曹植的《七步诗》
 
  煮豆持作羹,漉豉以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典故出自南朝刘义庆的《世说新语》“文帝尝令东阿王七步中作诗,不可者行大法,应声便为诗云云,帝深有惭色”。概况请看《三国演义》里曹丕杀曹植的情节。
 
  二、郭沫若的《反七步诗》
 
  煮豆燃豆萁,豆熟萁已灰。
 
  熟者席上珍,灰作田中肥。
 
  不为同根生,缘何甘自毁。
 
  译文:
 
  煮豆子正燃着豆秸,豆子熟了豆秸已为灰烬。
 
  熟了的豆子酿成席上的好菜,酿成灰烬的豆秸酿成了田中的肥料。
 
  不是统一条根长出来的,为什么情愿捐躯本人呢?
 
  赏析:
 
  这是郭沫若据“七步诗”所作的一首“昭雪”诗,对汗青人物曹植、曹王作出了新的评价,可以视为为曹操昭雪的先声。此诗作于1943年7月7日抗战六周年,系作者史论宏文《论曹植》的开头局部。
反七步诗 曹植 郭沫若 鲁迅
  三、鲁迅的《反七步诗》
 
  《替豆萁伸冤》
 
  煮豆燃豆萁,萁在釜下泣。
 
  我烬你熟了,恰好办教席。
 
  此诗宣布于1925年6月7日《京报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