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敝笱

  敝笱在梁,其鱼鲂鳏。
  齐子归止,其从如云。
  敝笱在梁,其鱼鲂鱮。
  齐子归止,其从如雨。
  敝笱在梁,其鱼唯唯。
  齐子归止,其从如水。

  正文

  1、敝笱:破鱼网,喻文姜
  2、鲂鳏:音房官,鱼名
  3、齐子归止:文姜已嫁
  4、其从如云:齐襄仍胶葛不已
  5、唯唯:游鱼相互跟随
  6、敝,破。笱(苟),竹制的鱼篓。敝笱,对克制鱼儿交往能干为力,影射文姜和齐襄公的不守礼制。梁:网鱼水坝。河中筑堤,中留缺口,嵌入笱,使鱼能进不克不及出。
  7、鲂(音房):鳊鱼。 鳏(音官):鲲鱼。
  8、齐子归止:文姜已嫁。齐子,指文姜。
  9、其从如云:侍从浩繁。一说喻齐襄公仍胶葛不已。
  10、鱮(音序):鲢鱼。
  11、唯唯:描述鱼儿收支自若。陆得明《经典释文》:“唯唯,《韩诗》作遗遗,言不克不及制也。”

  译文

  破篓拦在鱼梁上,鳊鱼鲲鱼心不惊。
  齐国文姜回外家,侍从职员多如云。
  破篓拦在鱼梁上,鳊鱼鲢鱼心不虚。
  齐国文姜回外家,侍从职员多如雨。
  破篓拦在鱼梁上,鱼儿交往不惴惴。
  齐国文姜回外家,侍从职员多如水。

  赏析

  鲁桓公十八年(前694)春,鲁桓公畏惧齐国权力弱小,要前去齐国修睦。夫人文姜要一同去,去探望同父异母的哥哥齐襄公。文姜与齐襄公干系暧昧,早有风闻。鲁国大臣申繻因此向桓公直言进谏道:“女有夫家,男有妻室,不行混杂。不然必定遭致灾殃。”桓公没加理睬,带着文姜,大批侍从车骑蜂拥着,沸沸扬扬前去齐国。在齐国他觉察文姜与齐襄公通奸,就指摘文姜。文姜把这事通知了齐襄公,齐襄公在酒宴后鲁桓公搭车将要返国时,派令郎彭生将鲁桓公害去世在车中。这便是《左传·桓公十八年》所载史实,也是《敝笱》一诗的写作配景。关于此诗的主题,《毛诗序》说得不错:“《敝笱》,刺文姜也。齐人恶鲁桓公薄弱,不克不及防闲文姜,使至淫乱,为二国患焉。”

  三章内容根本相反,为了协韵,也为了逐层意思有所递进,各章置换了多数几个字眼,这是典范的一唱三叹的《诗经》章法。

  “敝笱在梁”作为各章的起兴,意味真实很深。“天道好还,疏而不漏”,才干管理好一个国度。要网鱼也需有紧密的渔具。鱼篓摆在鱼梁上,本意是要网鱼,但是篓是云云地敝破,小鱼、大鱼,林林总总的鱼都能轻松自若游过,那形同虚设的“敝笱”另有什么代价?这一比兴的运用,除了挖苦鲁桓公的能干无用外,也抽象地提醒了鲁国礼法、纲纪的敝坏,不落窠臼而又耐人寻味。别的,“鱼”在《诗经》中常影射两性干系,“敝笱”对克制鱼儿自在交往能干为力,也是兼指“齐子”即文姜的不守礼制。

  文姜作为鲁国的国母,位置显赫高贵,她要回外家齐国省亲,原本也在道理之中。而她却在齐国移风易俗,与其兄乱伦丢丑,天然惹起人们的憎恨鄙弃。但是,这种讨厌之情,在诗中并未间接流露,而仅仅形貌了她出行局面的庞大,侍从浩繁“如云”、“如雨”、“如水”。写得她风景旖旎,万众注目。假如她贤惠,这种形貌就有表扬意味。反之,她便是招摇过市,因此这种风景、场面、气势越形貌得铺排张扬,在读者想像中与她的丑行挂中计,位置的高尚与举动的卑污立刻构成激烈反差,挖苦与揭破也就越参加木三分。从亮色中、光环中揭破小人物的丑陋魂魄,是古今中外艺术创作中一条乐成办法。杜甫诗《美人行》也正承继了这一传统的艺术伎俩而获得极大乐成

  “如云”、“如雨”、“如水”这三个比喻是递进的因果干系,逐层深化,次第不克不及颠倒,也可了解为情感抒发的逐渐加强。在这浩大侍从的形貌中,能否还另具深意呢?有的。方玉润《诗经原始》说:“‘其从如云’、‘其从如雨’、‘其从如水’,非叹跟班之盛,正以笑公从妇归宁,故跟班加盛云云其极也。”不只文姜有过,鲁桓公疏于防闲,脆弱能干,也有相称可“笑”之处。方玉润透过字面,看出诗中另有桓公在,实是独具只眼的精炼之论。

  1. 诗经全文
  2. 诗经氓
  3. 诗经:木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