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美景下谁懂霓裳寥寂
 
  夜未央,烛影摇红。
 
  我在灯下呵手挥毫,以情为笔,以泪匀墨,在宣纸上洇晕开来,写意细细的描绘,沿着一只蝴蝶的轨迹寻得一朵花,画出春天的美。
 
  落下一滴泪,画出难过的眉。
 
  大概,春天就在那道画帘的前面,等我翻开就会显露轻烟海水的江南。
 
  欲将匿藏在每一黛瓦粉墙柳烟深处的夙愿渲染。
 
  倚于三月的断桥,墨迹轻点着那把碧竹伞,伞下的男子照旧是千年前的容貌,素颜淡淡,握着灞桥烟柳,照旧寻觅着不知那支遗落那边的相逢金钗。
 
  在云烟旋绕的深处,静水之渚,等夫君的马蹄声返来。
 
  偶然候,想延着水墨氤氲的云烟,与你挽手一同去太古的朝代。
 
  在傍晚时于驿路酒馆, 截来一寸月色,倒入陈年的花雕中,守着脉脉烛火,陪你把酒言欢,微醺处,我用指沾酒在桌上写诗,你斜过大声吟读。
 
  如许寥寂的词翰以及酩酊的轻愁,落在酒中亦是幸福
 
  偶然候,想循着浓墨重彩铺设的途径,邀你坐上我的马,踏着平淡仄仄的辞藻,相携一同去看你的尘世你的从前。
良辰美景下谁懂霓裳寥寂
良辰美景下谁懂霓裳寥寂
  深深浅浅,穿过一片又一片的尘,策马执手共天涯。
 
  天井深深深多少,我远望在太古到今昔。
 
  一枝三月的桃花从墙头,探出了宿世后事的旌语,渐渐描绘着墙里的故事。
 
  你看,天井里的桃花都落了。
 
  有白痴为你画一幅水彩图画,有白痴赏看。
 
  仰看长天与月色,大概,宿世我是位深宫宅院的男子,庭中五言的芙蓉七言的牡丹,被衾下的词灌溉得万紫千红,身穿一袭唐诗长裙曳地,独醉霓裳,只为等那弹琴人相约,一同闲话宿世说破此生。
 
  大概,宿世我是边寨大理一位密斯,在朗月风清竹影婆娑下,衣袂飘飘,唇边的一曲《月光下的凤尾竹》委婉深幽,闲闲、淡淡、声声、叠叠,不知那知音人能否能一起循着韵来合?
 
  是不是昨世的种种因果,才换来此生云云的纠结。
 
  梦过周遭无一切,只得画寄一枝春。
 
  有风过,吹落满纸的层层谎话,连同饱蘸浓浓墨水的笔一同坠落,落入旧时的江南,轻溅点点斑迹,惊起了一楫楫乌篷船,随风漾漾招惹来三千江水的闲愁。
 
  梦里画出枕边花样正红,梦醒却画出十万八千里相隔太久。
 
  记得,你曾说只是暂分别。
 
  现在,归期却杳如黄鹤,你的一次次的推委,我一次次的妥协,今后,酒醒处晓风残月。
 
  “记着你的神色,是我等你的执着,你是我一首唱不完的歌。”抚着中指上钻石子环,昨日的誓词在耳畔回荡照旧,谁人许我终身为侣的女子现在在那边?
 
  夜深千丈灯,惟有泪两行。
 
  我不断想问你,谁是你的此生之约?
 
  谁是你的画中之人?
 
  谁是你的两姓之欢?
 
  而你,会答么?
 
  我就这么踮起脚尖,向着天涯,望眼欲穿等着答案。
 
  “你的表面在黑夜之中吞没,看桃花开出怎样的后果?看着你抱着我,眼光似月色寥寂,就让你在他人怀里高兴。爱着你,象心跳能触摸。画着你,画不出你的骨骼……”
 
  千帆过尽,你的容颜成了我指下的殇。
 
  你的姓氏成了我笔下的疾,唐朝高蟾在《金陵晚望》写道:人间有限图画手,一片伤心画不可。
 
  我只得这一笔寥寂的相思画成一枚暖和的烛火。
 
  守在飞檐漏窗下的一挑哀艳的红灯笼里,与清风相依为命。
 
  如果金风玉露一邂逅,哪得朝朝暮暮恩恩仇怨情情愁愁纸上画白头?
 
  雕栏独倚处谁伤汉宫秋月?
 
  良辰美景下谁懂霓裳寥寂?
 
  纳兰性德的词在迷惑中踏香而至:“泪咽更无声,止向从前悔痴情,仰仗图画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可。别语忒清楚,半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前夕雨铃。”悄悄一点,寥寥数字从古彻今的绾就而来,刺破我的心痕。
 
  低头时也只是云在外边,月在天涯,低首敛眉,相思句对谁说?
 
  婺源砚墨碾过北国之南,流转成一团体的风满衣袖。
 
  仅此罢了。夏深花凋,蝉鸣声声。
 
  手中的笔却再也摹仿不可春天的容貌。
 
  已经的歌吟笙箫,在六月的风中仿若诉说着若隐若现的悼词。
 
  犹记得张爱玲说“四处都是传奇,可不见都得有完满的开场。”一切的经年烟云,我用水墨都画在晓风残月的柳堤上,看去皆是澄明,统统都是望不穿的归。
 
  幡然觉醒,我终做不可你百合的妻。
 
  注定是那泪痕千点湿红妆的画中人。
 
  走笔至此搁半,一片伤心画不可,于重重山川间,那边安居乐业?
 
  无从题名,也无法将图画装裱成幅。
 
  现在,我发未如云,却手执一支金步摇,淡笑无语。
 
  在水墨的画中,你也只剩风清云淡的影。
 
  六月的天空下,正落英如雨。
 
  我悄悄回眸,然后转身拜别,今后,不再有故事……
 
  1. 越是寥寂,越要警觉恋爱
  2. 写尽一团体的孤单,却写不出内心的寥寂
  3. 自甘寥寂是发明者的必备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