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居·水绕陂田竹绕篱

  作者:张舜民

  水绕陂田竹绕篱,
  榆钱落尽槿花稀。
  旭日牛背无人卧,
  带得寒鸦两两归。

  赏析

  《村居》是张舜民代表作之一。

  “水绕陂田竹绕篱”,选材好像影戏镜头的转换,由近景转到远景。村居的远处是流水潺潺,盘绕着山坡的地步。住宅外的小园,青竹绕篱,绿水映陂,一派故乡风景。“榆钱落尽槿花稀”,槿花,又称木槿,夏秋之交着花,花冠为紫白色或白色。槿花希罕,标明时已清秋,一树榆钱早就随风而去了。以是院落内虽然绿阴恼人,惋惜盛时已过,残余的几朵木槿花,难免惹起尤物迟暮之感,清寂之意自由言外。

  “旭日牛背无人卧,带得寒鸦两两归”。牛蹄声冲破了寂静,墨客把镜头又转换到小院外。旭日西沉,暮色昏黄,老牛慢慢返来。这现象早在《诗经》中就被咏唱过:“日之夕矣,牛羊上去”。(《王风·小人役》)但是墨客并不去反复后人诗意,而是捕获到一个全新的艺术抽象:老牛自行返来,牛背上并不是短笛横吹的牧牛郎,而是伫立的寒鸦。寒鸦易惊善飞,却在这安静的氛围中清闲自由,站立牛背,寒鸦之静附于牛之动,牛之动涵容了寒鸦之静,巨细相映,动态相衬,组成新鲜的画面。宋人诗力图生新,于此可见一斑。“无人卧”三字是不是赘笔呢?为什么不直说:“旭日牛背寒鸦立?”这正是此诗神韵的地点。“无人卧”是顿笔,惹起读者提出题目:那么究竟有什么工具在牛背上呢?于是引出“带得寒鸦两两归”,抽象宛然在一是融进了本人的情感颜色。

  1. 古诗三百首
  2. 宋词三百首
  3. 唐诗三百首选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