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髻子伤春慵更梳

  作者李清照

  原文

  髻子伤春慵更梳,
  晚风天井落梅初,
  淡云交往月疏疏。

  玉鸭薰炉闲瑞脑,
  朱樱斗帐掩流苏,
  通犀还解辟寒无。

  正文

  1、懒《花卉粹编》作“慵”。《历代名媛诗词》作“末路”。
  2、玉鸭熏炉:玉制(或白瓷制)的扑灭熏香的鸭形香炉。熏炉外形林林总总,有麒麟形、狮子形、鸭子形等;质料也有金、黄铜、黄铜、铁、玉、瓷等差别。
  3、瑞脑:一种香料名。
  4、朱樱斗帐:斗帐,覆斗形的帐子。
  5、流苏:指帐子下垂的穗儿,普通用五色羽毛或彩线盘结而成。
  6、遗犀:犀,指犀牛的角。遗,应为“通”之误。

  赏析

  此词以清丽的作风,寓伤春之情于风景形貌之中,格高韵胜,富有诗的意境,可以“唐风”、“唐调”论之。

  词的起句,开门见山,点明伤春的题旨。《诗经·国风·卫风·伯兮》云:“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同这里的“髻子伤春懒更梳”说的是一个意思。当时词人盖结錞未久,丈夫赵明诚负笈出游,丢下她空屋独,寥寂无聊,以致连头发也懒得梳理。

  此词自第二句起至结句止,根本上遵照了写景宜显、写情宜隐这一创作准绳。“晚风天井落梅初”,是从近处落笔,点工夫,写情况,寓情感。“落梅初”,既梅花开端飘落。深沉天井,晚风料峭,梅残花落,境极苍凉,一种伤春心绪,已在情况的渲染中表露出来。“淡云”一句被誉为“清丽之句”(见陈廷焯《云韶集》)。词笔引向远方,写词人俯视天空,只见玉轮从云缝中时出时没,洒下希罕的月色。“交往”二字,状云气之飘浮,极为逼真。“疏疏”二字为叠字,富于音韵之美,用以体现云缝中忽隐忽显的月光,也恰如其分。

  过片对仗工致,写室内之景。词人大概在天井中立了多时,愁绪无法排解,只得回到室内,而眼中所见,还是凄清之境。“玉鸭熏炉闲瑞脑”,瑞脑香在宝鸭熏炉内燃尽而消歇了,故曰“闲”。(www.cnk6.com)词人在《醉花阴》中也写过“瑞脑消金兽。”这个“闲”字比“消”字用得好,由于它体现了室内的闲静氛围。此字看似平凡,倒是从追琢中得来。词人淡漠的心境,本是隐蔽在风景中,但是经过“闲”字这个小小窗口,便悄然泄漏出来。“朱樱斗帐”,是指绣有樱桃花或樱桃果串的方顶小帐。红樱斗帐为流苏所掩,其境亦非常安谧。

  词的结句“通犀还解辟寒无”,文意极为委婉,怨而不怒,契合中国古典美学”温顺刁滑”的要求,也表现了这位遭到精良修养的各人闺秀的共同特性。“通犀”,即通天犀,是一种宝贵的犀牛角,远方列为贡品。据《开元天宝遗事》卷上说,开元二年冬至日,交趾国纳贡犀牛角一只,色黄似金,置于殿中,有暖气袭人,名曰辟寒犀。此处指一种金饰,当是犀梳或犀簪,尤以犀梳为近。结句如神龙失尾,回应首句。词人因梳头而想到犀梳,因犀梳而想到辟寒。所谓“辟寒”,当指消弭心境之凄冷。词人由于在晚风天井中立了许久,回到室内又见香断床空,难免感触身心寒怯。此句,反应了她对正常恋爱生存的寻求。

  1. 李清照诗词选集
  2. 李清照:短命乐·南昌生日
  3. 李清照: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